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我想对你说

□赵梓淳

流水带走了光阴,苍白了头发,让你的笑容也牵动起缕缕皱纹。我不能让时钟停摆,也不能穿梭时光,却能在美好的时空里对你说:“我真的很爱你。”

仿佛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朋友一般嬉闹的,我捉蝴蝶,你就拿网兜,要么就互相挠痒痒,笑得满世界颤动。这大概就是“多年母女成姐妹”吧,我亲爱的母亲,哪怕我呼“你”也不在意。陪我回老家,一直是你所不能忘记的。每每有晴好的天气,你就找出一只塑料袋,陪我在田埂上漫游,把五彩斑斓的虫子蝴蝶装进去,再一只只放走。我想要留下来带回家,你却指着绿浪翻滚的田野,告诉我里面所容纳的小虫的世界,它们的欢乐与忧愁。我忽然开始感念于世界的奇妙与美好,即便如同小虫一样渺小的生命也会有疼爱它的亲人,它自己的经历。你用一颗母亲的柔情,将我拉向深藏在大地的根,叫我知道一切生物都有它自己的人生,让我不管走多远也不会忘记泥土的气息。风吹来草叶的清香时,眼前就浮现你微笑的而又容纳诸多故事的面庞。

在脑海里就一直是这样的印象,你永远都是那样深邃而又不减母亲光辉的人,你的哲理与温和要教我一生回味。然而就在那个泥泞的雨天,天知道我有多么讶异与惊喜!我在书橱里翻到你小时候的日记,上书“君子勿翻”。我翻开书页的手几乎在颤动,那是你的少年啊,是我梦中你口中的奋斗时光。大概你的字迹不曾变过,只是换用了蓝水笔。尽管有些字我是认不清的,但是毕竟能领略到那种跳跃的、青春的活力。“今天我吃了一块糖”等诸多短小直白却美丽的诗突然让我意识到你也是从蹒跚学步开始慢慢长大,也有迷惘,也有天真,也会像孩子一样哈哈大笑。我却自动略去你的过往,向你索取知识,拥抱哲思。孩子忘记了母亲也曾是孩子,那又该让母亲错过多少美好与童真?我开始执著于你头上的白发,那是你辛劳承受的铁证。

不久前你送我去南京比赛,从清晨开始你装热水,熨衣服,在叮咛嘱咐中目送我离开。我回头看的时候,你还站在风中,头发杂乱的飘扬起来,脸色也很是不好,衣服不曾来得及拉好,皱褶还分明着。忽然间就想流泪,在走之前,你还愧疚地说:“要不是今天工作,我是一定要陪你过去的。”我常常在你的玩笑“头发被你气白了”中辩驳,却在此刻突然感受到辩词的无力。你一直把爱展现得无比分明,我却连一句温情的话也不曾说过,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填补。

我多么希望我还是那个捉蝴蝶的小孩子,你还头发乌黑眼神明媚地替我拿纸袋,听我咿咿呀呀地说话。那时候,我还天真,你也年轻,我还可以牵着你的手,对你说:“我爱你。”从此再不放开。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