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领导与公车的故事

□胡吉飞

1983年3月至1986年7月,在此期间,我由摇笔杆子的秘书改行做了县委、县政府办公室管理机关事务的行政组组长,前后三年多。那个年代,财政经费紧,从书记、县长到办事员、工勤员,都注意节约。这里说说当年机关公用自行车的情况。

俗话说:当官的骑马——工作需要。就我所知,从解放初期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任机关行政组组长期间,县委书记、县长们,都骑的公家给他配发的公用自行车,简言之公车。而工作人员无论办公室主任,还是秘书,他们基本上都是骑自己的车子,沾光的是私车公用,财政上给免车牌税,由行政组会计室替其申领牌照,置于龙头前,以便稽査。县里领导在县域内出行,都是骑的自行车。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因而个个车技娴熟,身手不凡。我任秘书时,曾经跟多位领导去工厂,下农村,出于礼节,领导前行,随员跟上。对不起,老木匠出门,小木匠背家伙,紧追慢赶,骑得气喘吁吁的。副书记陆万璋身材颀长,车技一般,书记张鸣开玩笑叫他陆大个儿。上车时,前上车不能,后上车不行,便两腿一跨坐上车座,两脚一蹬就跑,满田斜角走,稳稳当当。这种上车,人都称为老爷上车。我们跟他开玩笑:你当的县老爷,骑的老爷车,名副其实啊。他分管农业、水利,经常下乡,如皋的社社队队,凭着两个轮毂,他走了个遍。

用我的老观点,骑自行车比起汽车来要便捷,它大街小巷都能进,容易接近群众。一次,由我接待暂住如城的省物探队。我们提供了新皋桥西的老糖厂、东门外的养鸡场和南门外停办的卫校几处空房,任其选择。岂料,物探队选中了卫校楼,人民医院知悉后,找到原县委书记、县革委会第一副主任王飞岳同志,提出卫校财产属于医院,不同意安排物探队暂住。王主任午休不休,推着自行车到我家,让我一起先去糖厂,之后由西门再折向东郊养鸡场,了解住房条件,亲自做物探队的工作,使之放弃住卫校的选择,住进老糖厂,也就是后来的供销学校里。途中,王主任对我吐露肺腑之言,他说:人民医院说得有理,现在你手里有权,不要狠啊。权用狠了,来了运动,人家要整你的啊。他这话,我一生受用。

说句老实话,在节俭成风的当时,办公室里做秘书的,将人家寄来的信拆封后,旧信封留下,在上面粘贴白纸条,把信封上人家写的字迹遮盖掉,再利用它寄信出去,谓之一厘钱精神;做行政事务的,旱烟锅里炒芝麻——小气(器),一般领导调走,都要及时清点租用的家具,将他骑的自行车收回,好转交新来的领导用。有时,安排不下来,就将缺链条、少踏脚的“坏壳壳儿”,送去车行拼凑,上上油,打打蜡,给他们用。这样做,一是为了节约,二是为了摆平,要新大家新,要旧大家旧,不让有攀比。在旧车居多的情况下,新来领导没有了旧车拼凑给他,新车又不买,如何应对?急中生智,原行政组保卫干事喻光华同志调去交警大队任副大队长后,请他将交通事故中碰坏的自行车拆拆拼拼,组装成整车,无偿奉献给行政组,给新来的领导骑。怕领导“醋叹”曾经的事故车,我们守口如瓶,严格保密。

有人要问,机关不也有汽车?说到汽车,上世纪七十年代,行政组有了一辆交通局脱壳的天津产金杯牌面包车,后又有了北京牌帆布篷吉普车,供领导出行。僧多粥少,领导要用车,先登记。有人说,安排车辆的人看人行事,拍主要领导的马屁。无需回避,安排原则,就是先满足主要领导和有急事要办的领导。这样做,多数人都能理解。有时,几个领导同时下乡,同一条线路上的,共坐一辆面包车;车上既坐人,又装自行车;一路走,一路“丢”。到了站点,相互挥挥手,而后“各奔前程”,深入社队,深入农家,深入田间。下农村,骑自行车比坐汽车方便,有的由南向北、从长江边到高沙土,一气骑上七八天的路,回到县城;有的在下蹲点十天半月,接到公社总机或公社办公室通知他回城开会或有事的电话,手扶龙头,两脚一蹬,返回如城。

谢翼飞书记爱车如命。有一次,新买的龟背驼黑色上海轿车从南通回来的途中,挡风玻璃被砂石路上磞出来的石子击破了,他闻之,可着急哟。1984年初冬,县委组织区、社、场圃的负责人去赣榆县参观,由石耀、薛良汉和我打“前站”。我向谢书记请示,用新买的一辆日本丰田车去,他亦或觉得新车要爱护,少用,亦或不肯显摆,不表态。我向常务副县长冯邦才说明原由,一来我们做行政事务的人,要人家看得起我们,重视接待,所谓行大欺客,客大欺行,需要讲究一些;二来你们领导去了,如果人家高规格,我这也是为你们做准备,这才点头同意。“小兵辣子”也有远见哟,果不其然,当坐着我们领导的几辆大客车和一辆装汽油的工具车(当年汽油供应分地区,怕路上加不到油),到达赣榆县委所在地青口镇,以及下去参观时,人家都是公安车开道,几辆小轿车前导。

时间久远,记忆下降,值得我们下级“表扬”的老领导们的事例,一时半刻难以尽述,此次,就说这些。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