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生命的润美

□季丽萍

2013年,在如皋市人民医院的“关爱春蕾计划”中,我遇到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孩子——小徐辉。

生活对我来说,如同一杯开水,每天只是下意识地饮着,却无滋无味。丈夫和我没有孩子,但那时的我们依然快乐,我们有无数老年相依的幸福憧憬。几年前,老公抛下我,突然离世了,任我如何伤心,他再也不管不顾。生活在继续,只是我仿佛看透了世界。小徐辉就是带着那种迷离的眼神看我的。小小的年纪有着极为“早熟”的忧郁。这眼神灼痛了我,让我想起了往日的痛感。记得老公说过,如果我们有了孩子,一定要让他天天快乐幸福,眼神如水般清澈可爱。我和老公未能如愿,却始终坚守着快乐信条,把笑容和礼物送给每一个与我们有缘谋面的孩子。

班主任领着我,走到小徐辉身边,说:“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你的‘爱心妈妈’季丽萍哦!快叫妈妈!”小徐辉垂下眼帘,不肯吭声。我赶忙止住班主任。我知道,在一个孩子心中,“妈妈”是一个神圣的称呼,不会轻易给别人的。不过,“爱心妈妈”这个称谓,还是掀起了我心中的一道涟漪,我知道,从今天起,我身上将承载着一个孩子的心灵考验了。对我来说,无非尽一点责任;对一个孩子来说,却是他考量世界的开始。

小徐辉是下原小学的一个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与没有文化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家里条件简陋,除了农具杂物,最好的家当是一台老式电视机。我给小徐辉买了些衣服、书包、文具,告知了我的联系方式,告诉他随时都可以打我的电话。

我知道打开一个孩子心灵的,不是礼物,而是心心相通。我并不奢望这一次的见面就能成为他的亲人。从回医院起,我默默地定下了“爱心计划”。我在医院担任护理部主任,工作非常繁忙,常常需要加班。感谢家人给我留下了充足的空间,支持我的“爱心计划”——在家里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个人还都提醒我每天给这个孩子一个电话。我还知道对一个孩子来说,“陪伴”才是最好的关爱。我每月雷打不动地挤出时间赶去下原,在小徐辉的家里洗衣、做饭、整理房间,陪他学习,为他解决学习中的难题。我给他带去了各种图书,和他一起阅读、讲故事。每逢“六一”儿童节和一些特殊的节日,我会把小徐辉带到城里来。我们的足迹踏遍了水绘园、博物馆、红十四军公园等,当然,也包括我的家里。

他第一次到我家里,站在门前始终不肯跨进。嫂子和妈妈在里面亲热地喊他,他犹犹豫豫地进了家,却不知手脚往哪里放。我们家和他家的差距较大,小徐辉受到了拘束。我敏感地发现需要让小徐辉做点什么,于是我笑着喊他和我一起洗菜,小徐辉愉快地答应了。农村来的孩子就是朴实,手脚勤快的他很快在忙碌中忘了拘谨,开始活泼起来,尤其是我带他坐到院子里那棵枇杷树下的秋千上时,小徐辉已经开始咯咯笑着,满院子找稀奇东西了。熟悉和亲近,只是解除了小徐辉的戒备,并不能真正使他向我敞开内心。让我心生暖流的是一天深夜,卸去一天的疲惫,正想拿起电话打给小徐辉,电话却一下响起来了。小徐辉在那头不说话,好久才带着哭腔说:“季妈妈,我不够好,不关心你,到今天才知道季爸爸不在了,我不是好孩子……”原来小徐辉一直有疑问,请求班主任帮忙,才了解了我老公去世的实情。我的眼泪下来了!这个孩子,心里装着多大一片海啊!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从那天起,小徐辉开始以“季妈妈”称呼我了。他恍若变成了另一个孩子,成熟、阳光而且懂得疼人。他会在我上班时间请班主任打个电话来,说:“季妈妈,你安心工作,我很好。”周末我准备去看他,他打来电话说:“季妈妈,你到了哪里?我来接你,我已经做好饭了。”我带他去龙游湖公园,他给我买了瓶装水。恍惚间,不是我照顾他,而是他在照顾我了。班主任告诉我,他比以前开朗活泼了,喜欢与同学交流合作,成绩也有了很大提高。她告诉我,“他一直在同学间炫耀你呢!说季妈妈是白衣天使,好着呢!”

老公去世后,我已习惯了世间的沧桑离别,总以为自己已是坚如磐石。这次,我还是被一个孩子纯净的心灵融化了。“春蕾行动”,我只是依着平常心走一次人生体验,却没想遇到一个好孩子,更没想到我的生活切切实实因此而改变——我不仅多了一个“儿子”,更幸运地重新开启了情感世界的另一种幸福。

三毛曾说:“来生愿站成一棵树,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与小徐辉的经历,让我骄傲而踏实,一生要做一棵不张扬的树,在尘世间安详地洒落阴凉,然后收获普通人的快乐!感谢小徐辉,感谢遇见,让我在心心相依中展开生命的润美。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小徐辉 孩子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