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我的钟楼情愫□吴光明

记得如皋古城中心的中山钟楼在上世纪90年代旧城改造中,有不少人纷纷赶到钟楼前摄影留念。那场面、那情景有些令人伤感。

中山钟楼是为缅怀孙中山先生而建的,它单间五层楼高,高度大约16米左右,底层为通道作为县政府大门,大门的宽和高均约3.5米左右,两侧均为青砖青瓦房,传达室位于大门左侧。时任县长钱佐伊在《中山钟楼记》中写道:“过斯楼闻钟者,当如亲聆总理之遗训,孳孳日有趋焉!庶不负创建之用心欤!”每当凝视这座富有近代时尚色彩与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钟楼时,我的心中总会生起一种浓浓的敬畏之情。

因为有一位叔爹在县政府传达室工作的原因,我与钟楼早就结下了不解之缘。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考取了中等如皋师范学校,从未进过县城的我拿到入学通知书时竟为如何找到新校而发起愁来,母亲提醒说:“你叔爹吴宗仁就在县城钟楼下的县政府传达室工作,县城什么地方他不熟悉?找到他还怕找不到学校?”新生报名那天,我心中只抱一个目的,先找到钟楼,结果走出县城汽车站抬头往东一望,高高的钟楼便映入了我的眼帘。我一路小跑直奔钟楼,一会儿就找到了叔爹,入学报到的事儿那就不用提了。这时我才明白,村里人进城办事为什么都要先找到钟楼的缘故。

出于对钟楼的好奇,第二天乘学校不开课的机会我吃完早餐就来到叔爹处,先是站在大街上远远眺望,但见中山钟楼高高屹立在百货大楼等周围建筑群中,显得尤为出类拔萃,鹤立鸡群,特别是钟楼正面上方巨大的时钟格外引人注目。回到传达室便向叔爹提出登上钟楼看看的要求,好不容易叔爹才同意打开了登上钟楼的门锁,我差点高兴得跳起来。站在钟楼底层抬头仰视,我不禁眼前一亮,顿觉别有天地:盘旋而上的陡峭木质楼梯仿佛直通蓝天。登上第四层,我简直被南向安装的巨大时钟惊呆了,沉重的钟摆随着秒针的走动而左右摆动,发出“咔嚓咔嚓”响亮而有节奏的声音,发挥着向全城定点报时的独特作用。来到顶层悬挂着的大铜钟前,我好奇地问叔爹:“钟楼上挂口大铜钟做什么?” 叔爹随口答道:“如有火警,就敲打它向全城报警。东西南北中不同的方向敲响的次数还不同呢!”登上顶层向四周眺望,古城风光尽收眼底,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诗情画意油然而生。此时此刻,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第一次进城就能登上古城最高处一饱眼福,真有一种风光无限、至高无上的享受。

说来也有缘,从参加工作的第一站起我就没有离开过古城,其间先后近二十年每天几乎都要从钟楼下面进进出出,即使工作变动后也是常常从钟楼周围来来往往,有时情不自禁停下脚步看它几眼,有时借故看望叔爹来到钟楼下的传达室与进进出出的熟人聊聊,有时自当导游领着家乡的亲朋好友或外地的至交客人前来参观、合影留念……

1991年上半年,经国务院批准如皋撤县建市,时在县委宣传部工作的我有幸担任撤县建市宣传工作。在古城大街小巷、交通要道、车站码头等主要地段和高大建筑规划、制作、悬挂大幅宣传标语过程中,我有幸再次登上钟楼,上上下下测量宣传标语制作的高度和宽度。那年代标语的制作全靠人工,我在完成上百条大幅宣传标语的书写、模版制作和喷印工作后,又一次登上钟楼,先将写有“坚定不移地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和“同心协力将如皋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推向前进”字样的两条十多米高的布质大幅标语悬挂在钟楼正面两侧,再将写有“热烈庆祝如皋市成立” 字样的横幅标语挂在钟楼大门上方。6月1日,如皋召开撤县建市成立大会,古城大街小巷人山人海,锣鼓喧天,彩旗飘扬。望着自己亲手书写、高高悬挂于中山钟楼等高大建筑物上的一幅幅宣传标语,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这倒不是因为我在炫耀自己的美术字,而是因为一般人不可随意登上古城之巅的中山钟楼,而我有机会一次又一次地与之亲密接触并登上了它的最高峰。

在当代著名作家碧野的笔下,中山钟楼这一如皋古城的地标性建筑被刻画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并赋予了它崭新的时代意义:

“这是被誉为‘金三角’的长江入海的地方,这一片沃土又叫江海平原。江海平原上有一座古城如皋。城中心,有一座新式钟楼,晨光照临,秒针的嘀嗒,象征着时代前进的脚步声。”

“如皋古城中心的新式钟楼的秒针在清晰地嘀嗒响,它传出时代雄浑的脚步声,传出清晨优美的赞歌:如皋好!”

这是碧野先生在他的散文《如皋好》中的神来之笔。1985年3月底4月初,碧野先生应邀参加南通市举办的“春江笔会”来到如皋采风,时在县委宣传部工作的我有幸陪同。在此期间,他老人家不止一次驻足于钟楼前观赏它的迷人风采。离开如皋不久,他首先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了《如皋好》这篇近2000字的优美散文。老人家紧紧抓住钟楼上时钟行走时发出的“秒针的嘀嗒”响声这一显著特征,以首尾呼应的完美构思和极其细腻的笔触、精美的语言着力描写古邑如皋“前进的脚步声”,热情讴歌改革开放给古城如皋带来了生机勃勃的景象。读罢,无不叫人拍手称快!

我很赞同一位文人这样描写城市与建筑的辩证关系:“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建筑是书上最灵动的文字;城市是一台奏乐的琴,建筑是那弦上跳跃的音符。”一座城市没了中山钟楼这样的建筑,即便高楼林立,很是现代,总觉得少了城市灵动的文字和跳跃的音符。幸运的是,在我的记忆之书中,它依然挥之不去。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