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卫生间灯亮了一夜□陈根生

清早我急急奔卫生间。卫生间门一开,一片亮光扑面而来照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我一下愣住了:灯亮了整整一夜!

一股无名火在胸中熊熊燃烧起来。这不是一次两次了!倒不是心疼这一夜的电费,问题是养成这随手熄灯的好习惯怎么就这么难呢?

特别是想到肇事者老伴一张嘴总喜欢搁人头上,平时教训人的日子多!这回终于被我抓了个现行,我岂能轻易放过她,我得让她知道“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已经“起来”了!

我正准备放开喉咙喊,但我戛然止住。大到一国,小到一家,没有和平安宁就没有一切,“维稳”是第一位的,所以最终还是我偃旗息鼓收场。此时此刻我的第一要务是有一个和平的环境解决个人内急问题。

别看卫生间平时人们羞以启齿,但这不雅之处却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一个又一个佳话。近的如敬爱的周总理辛苦得早上如厕秘书排队汇报的美谈,远的如宋代大文学家“六一居士”欧阳修如厕构思作品的雅闻。可见卫生间是个好地方,不仅生产自然肥料,而且绽放思想之花。平凡如我者此刻此刻不是也很有收获?坐在毛绒绒的马桶圈上,窗外滴水成冰,我屁股一点也不感到冰凉,享受这柔软软、暖和和的生活细节,我不得不佩服并感谢老伴这位治家能手。

记得1999年我被“春蓝豹”撞了个人仰车翻,自行车报废了,人死里逃生,自此我的左手再不能使劲了,人走动也只得对不起两条腿了,采购家庭生活用品风里来雨里去几乎全交给了老伴。想想老伴这么多年来真不容易!

转眼退休20年了,有事没事总喜欢手上捧本书,平时精力大部分专注在文学梦上。顾此往往失彼,家务活儿大都是老伴扛了去,凭良心说她是不到万不得已不动我的时间,想想老伴这么多年体谅我、伺候我,她太不容易了!

老伴也七十有五了,虽然声音依旧高亢,手脚依旧麻利,但岁月不饶人,当年的厂花已经芳华不再了,年过古稀之人,丢三落四也是自然规律所致。再说自己丢三落四的事不也时有发生么?

早晨的时间总是过得快,窗台上的鸟鸣不断催促我,当我离开卫生间时心头怒火早已熄灭殆尽,东方升起的绚丽朝霞已经化作我这时的一腔好心情。

回过头来想想,假如开头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兴师问罪,这一回我绝对胜券在握,老伴未必有还手之力。但是,我赢得心安理得吗?她输得心悦诚服吗?下一次犯浑忘事的如果是我,老伴也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此这般对付我,恶性循环何时休?有道是匹夫之勇,图一时痛快;智者之谋,得长久和谐。

真的家庭生活里的是非曲直如果斤斤计较,那将是战火不断,永无宁日。我毕竟比老伴痴长几岁,理应更懂得生活艺术讲究包容,聪明地装聋作哑,智慧地睁只眼闭着眼。比如卫生间灯亮了一夜这么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问题,举手之劳,熄掉拉倒,天下太平,还需再饶舌么?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