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大庆其人

□宋继高

大庆姓孟,全名孟大庆,想必如皋的不少朋友都已经从《大庆忆往昔》这个公众号中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这个公众号中有两个著名的版块,一个是《与癌低喃》,一个是《心海微澜》。《与癌低喃》让我看得既揪心,又感动。“愿我的苦难能代替一切众生的苦难,愿我遭受的苦难,一切众生不再更受”,是这个栏目的主题语,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直让人热泪盈眶。

说句真话,我的这篇小文原本想等待一段时日发表的,现在看来,他每天都在公众号中忙得不亦乐乎,发文章,写小结,谈感受,说经历,记心语,比不生病时还要忙,还要充实,他的生活因“癌”而丰富多彩起来,他的思想因“癌”而深邃隽永起来。以他这种对待疾病的生活态度,以他这种对待人生的坦荡胸怀,我有一种预感,大庆不会因癌而死,大庆一定会像我们正常人一样怡养天年,自然终老,甚至可以成为如皋百岁长寿群中带癌生存的寿星。于是,我决定现在就把这篇小文写出来,把我所认识、所知道的大庆其人其事告诉大家。

我认识大庆时,他才17岁,那时我在如皋人民有线广播站当一名土记者,成天以码字写新闻稿为生,时而从江安来如皋送稿,也顺便在编辑部帮帮忙,常住在护城河南的招待所。一天,一个朋友带一个小伙子来到我的住处,告诉我,他叫孟大庆,我一看孟大庆,身材瘦长、脸色黝黑,见人话不多,有点木纳,但看得出来,他的木讷,不是因为拘谨,而是那种有想法要说话但又不知如何表达的羞涩语塞。他看到我桌子上有本书中收录我的长篇通讯,很是兴奋和羡慕,话题由此打开。他问我这些文章是怎么写出的,他问我平时读些什么书,我都认真作了回答,特别告诉他,我正在看191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大作家罗曼·罗兰倾20年心血创作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这本书,并向他讲述了克利斯朵夫对待困难、对待逆境的态度。他听得很认真,那时的孟大庆高考刚落榜,有点迷茫,正处于初出茅庐的人生低谷,兴许这些人道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故事,会对他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那天,我们谈了许多话,从此,这个看上去有点怯生生但思维却很活跃的小伙子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自那以后,我们几乎再也没有联系过,各自都在不同的境遇中为生计、为理想忙碌奔波、辛勤劳作,我也离开了如皋,走进了外面的世界,但我一直心心念念想到大庆,后来听说他进了矿山机械厂,再后来又听说他考进了法院,并且从事司法宣传,爱上了写作与摄影,又过了一段时日,听说他出版了摄影专集《印迹》,还担任了法院法警大队政委,每每听到这些消息,我都暗自为他高兴。

大庆再次正式走进我的视野是这次患癌之后,他在公众号上所发的那些文章吸引了我,他对待恶疾的坦然态度感动了我,我通过微信主动联系了他,并且更加仔细地关注他在公众号上的点点滴滴,知道如皋电视台为他拍摄了专题片《照见》,知道他去了一些地方和每天的生活状态。无论是平常流水般的日子,还是大病临头,他总不卑不亢,不紧不慢,不徐不疾,以人生积淀的智慧,从容应对。有一次在微信中,我告诉他,我虽在大城市,但大城市看病难,排队几小时,看病一分钟,所以有些小毛小病也不去看,眼睛不舒服已有些时日,也没去看过。纯属无意闲聊,可听者有心,他很快帮我联系了如皋中医院的佘主任,并把佘主任的电话号码发给了我,吩咐我来如皋随时可找他联系眼科就诊,我又一次被感动了。他身患恶疾,时刻还想到别人,心系苍生,这又一次使我想到罗曼罗兰笔下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克利斯朵夫用全部的生命力追求生活和艺术的真诚,他的生命力充塞于天地之间、宇宙之间、时空之间,他用生命的火把,点燃众生的希望。当年我给他讲述的克利斯朵夫的精神与情怀在他身上复活了,他就是活着的中国式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而约输克利斯朵夫的原型是贝多芬,贝多芬不向命运低头,逆境中砥励奋进的英雄故事,地球人早已知道了……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朵夫 克利斯 大庆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