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愿以我的失眠换取老王的熟睡

□孟大庆

大姐去南京带外孙前来到我家,发现我的脸色没以前好,得知我夜里睡眠不好的原因,是一楼老王昨天站在自家东房窗户,搬动我家空调并悄悄垫了两块铁皮。这样三楼房客开空调产生的水便滴滴答答地滴在铁皮上,我因这突如其来的声响而不能入眠。

大姐知晓我的个性,与人不发生纷争。她欲找楼下老王,让他取出铁皮,想让我能睡好觉。我劝阻了大姐,拿出两只耳塞说:“今天晚上带着耳塞睡,或许能睡得着。”大姐自从我被诊断出晚期癌症之后,总希望我的余生过得平安自在。因而,遇到这种事情,要为我抱不平也是一种浓浓的亲情。

昨天早上打开窗户时,巧遇站在楼下脸朝上看的老王。他说空调有水往下滴,不好晒被子。我说我家空调落水管好的,是三楼空调的落水管坏了滴水。获知情况的老王去敲三楼的门,三楼未开门。

老王因单位老板资金出了问题失业好长时间了。平时我们在楼下闲聊,总感觉到他再过几年才能退休,而今没了收入来源仍需缴纳养老保险金过日子,确实不易,能够坚挺面对生活,内心真的要很强大。加之,他得知我患上癌症后,和楼下102室的老姚分别带着礼品来探望,让我有些意外,毕竟住进荷兰小镇没有几年,大家是新邻居,让我十分感恩。

我家三楼原先住着一对小夫妻,后因离婚分手后,两人从此未在小区内露过面。也不知三楼现在的主人是谁?有时也能在楼道内看到一些生人往楼上跑。三楼的房子一直介于招租与出租这两个模式的切换状态中。有一次我边上楼梯边想心思,掏出钥匙开门,一看家门上贴了好几张物业公司催缴物业费的通知,才知走错了门。难怪三楼的主人只管出租收钱,而不管其它事了。

前些日子老王在楼下朝南的车库上方安装了一块漂亮的玻璃,为的是起到点遮风挡雨的用途。或许,三楼空调的水先悄无声息滴在我家空调的水泥板上后,再滴到玻璃上,老王夜里睡不着。记得夏天的时候,与老王等邻居在楼下闲聊,老王说过夜里睡不着,3点多钟在小区闲逛发现小区内有盏灯忽闪忽闪的。

老王的岁数比我大些,或许因为失业了,比我的烦恼多些,夜里难以成眠也属正常。看似他不按常理出牌,在我空调下垫铁皮为的是自己听不到滴水的声音,将危机转嫁于我。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出了他的无奈,因为物业公司都找不到三楼的主人收费。

养病期间,我每天都花费时间抄《心经》,大半年来,毛笔字也有不小的进步,更多的是从“无眼耳鼻舌身意”中得到了启发。虽然我5个多月来因肩周炎的疼痛夜里不能睡上整夜觉。但老王的行为没让我产生烦恼,这个该来的时间段的缘分检验了我的心性,我很感恩他。

但我总为老王的做法有些担心:万一有货车开进小区送家具,车上站着人,那铁皮的快口伤到人;万一有人从我们楼下经过,铁皮掉落砍伤路人;万一……

此文章写好后,一定要发给老王,让他把伸在外面的铁皮往里缩一缩,或用些东西加固。从法律的角度看,老王是行为人,万一有伤害事故的发生肯定要担责,这种损害的赔偿金额很大,对失业中的老王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对于那些无辜的受害者来说不管是本人还是家庭终会是一种厄运。

自我被检查出癌症之后,总感觉到病是生与死之间的一种微调,它让我懂得了生活于尘世中的意义。记得在纪录片《照见》播出预告中我有过这样的许诺:愿我的痛苦代替众生的痛苦,愿我的痛苦众生而不复担受。泰戈尔曾说过:你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都该喜欢那一段时光,完成那一阶段该完成的职责,顺生而行,不沉迷过去,不狂热地期待着未来,生命这样就好。

与楼下的老王做邻居,是缘。当下,能以我的失眠换取他的熟睡,这样多好!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老王 铁皮 楼下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