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回家的路

□包宏龙

人生的许多“第一次”总是令人难忘的。1986年,我因参加所在部队组织的征文比赛获得一等奖,而被奖励探亲15天。这是我平生离开家乡后的第一次回家,所以印象很深。特别是那次回家,竟然迷了路,令我至今感慨万千……

那时,我们村通往外面的只有一条两三米宽的砂石路——江平线(即如今的336省道),而且弯弯曲曲,两边长满了芦苇,阴森恐怖,平常一个人走,都有些担惊受怕。

1983年10月,我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由于受家庭熏陶,我一直喜欢读书看报、写写画画。1986年,我们团组织征文比赛,我积极参与,有感而发写了篇《巧花津贴费》,真是喜从天降,居然获得了一等奖。按照征文比赛的规则,我被团里奖励回家探亲15天。我兴奋极了,大有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之感……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大脑里寻找“逶迤狭窄”、“高大芦竹”、“砂石路”这几个关键词。正当我迷茫之时,汽车却戛然而止,司机说:到了。我问:这里是三圩吗?他说:是啊,我还骗你吗?

我只好提着行李下了车。可是,下了车,我却傻了眼,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条宽敞的沥青路,过去的影子荡然无存。我努力在脑子里回忆,回忆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往家走。无奈之际,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母亲经常提醒我的一句话:路在嘴边。于是,我扛上行李沿公路走了一段,发现有人在田里干活,就停下来问路。谁知,这人一抬头,我就认出他是邻村的老孙,他也认出了我。听我问路,他半嗔半怒地说,怪不得人家说“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得爹和娘”,你才当了几年兵,倒也不认得家了。我忙说,“不是不是,因为我走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路啊。”我这句话提醒了他,他不再嗔怒了,说:“也难怪,你当兵去了后,我们这儿的公路就改线了,原来的路还在北头呢,已经废了,这条公路是新建的。”随后,他指着公路告诉我怎么走怎么走。我按照他说的,不一会儿还真“摸”回了家。

父亲说,我走后不到半年,国家就改线新建了这条沥青路——江平线。这条新公路,不仅宽畅多了,而且也平坦多了,无论是大雨倾盆,还是晴空万里,运输车、大客车、小轿车,来来往往,跑得一个比一个欢畅!这条公路为村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很多肩挑背扛的的重体力活都改用车拉了,减轻了劳动强度,节省了时间,解放了人力。特别是公路两侧,再也不见杂乱无章、阴森恐怖的芦苇,取而代之的是整齐有序、有绿有花的乔木、灌木……

如今,我早已经从部队转业回来工作了,小家也安在了城里。逢年过节总要回家看看老人,四十分钟就到家……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现在,我每次回家,不再迷路。因为,我作为一名公路人,始终见证着雉水大地公路建设发展;回家的路变了,乡亲们的日常生活和精神面貌也正发生着巨大变化,家家屋里喜气洋洋,个个生活得有滋有味……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