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同里印象

□章广贤

去了一趟同里,走进小桥流水人家。

“古镇小桥多,人家尽枕河。”大自然慷慨赐予同里几十条河,所以在同里目光所及皆见水,民居的房前屋后是水,穿镇而过的是水,迎着你的是水,跟着你的是水,傍在你身边伴你而行的还是水!水是同里生命的灵动,流盼的眼神。

与河牵手的是桥。四十几座小石桥,横跨于粼粼碧波之上,把被水分隔的十五个小岛联缀成一片。同里的桥,虽然没有长虹卧波的气势,却玲珑如诗,浑圆的石拱、挺拔的石栏柱,古朴流泻,野趣横生。“古桥映碧水”是同里最美的风景!

与水相亲相依的是石。跨进当街的那座石牌坊,脚下踩的全是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头,桥是石拱桥,岸是石驳岸,还有波吻浪亲的石埠头、石栏柱,连河边供游人休憩的也是石条凳……石是同里的风骨,负载了同里七百年的风雨沧桑!

阳刚的石与阴柔的水完美结合,便有了这风情万种的江南小镇,如一幅镶嵌在精致镜框里的水墨画,一首浅吟低唱的水乡歌谣。

窄窄的河道,隔河对话用不着提高嗓音,彼此的表情也看得清清楚楚;幽幽的小巷,相向而行的人,只得“擦肩”而过。沿河的店铺门面都很小,卖的也都是一些小物件儿。绣着古装仕女的小团扇儿,金属线串起的珍珠链儿,还有鲜艳的小肚兜儿……件件都洋溢着水乡的韵致。卖风味小吃的在河岸边摆小方桌、小竹椅。青团比小孩儿玩的玻璃球大不了多少,油炸臭豆腐也只有小学生用的橡皮那么大。在同里容不得海吃海喝的粗鲁。

招揽生意的大多是衣着十分素净的中年妇女,头发梳得纹丝不乱,用乡音很重的普通话与你交流,绝没有把顾客当上帝的过头奉承,有的是水乡人的平和与亲切,无论生意成不成,离开时都会对你道一声“您慢走”,让你不得不回头轻轻挥一挥手,把水乡的全部好感释放在这挥手之间。

其实同里也不是没有大的去处,一个退思园就足以使你大饱眼福。据说退思园是江南园林中的经典之一,如我一般的游客很难道出它的佳处来,只知道无一处不可入画,无一处不可入诗。一进一进地游览,一个层次一个层次地观赏,眼前的美景未曾来得及在脑屏上定格,一个月洞门又把另一幅更美的图画展现在你的面前,而且一进比一进美,一层比一层奇,心中早已绷着悬念,却又时时被意外的发现而一次一次惊叹。据说此园已有100多年历史,园主任兰生官做得不小,受资政大夫,赐内阁大学士,后遭弹劾,于是回到家乡同里,建造了这样一座精美的园林。当年官场上争斗的故事早已如尘埃飘散在时间的流水之中,因这座园林历史却把他的名字记下了。

规模次于退思园的是耕乐堂,但年岁却比退思园老得多,暗红色的梁棹窗棂显得古朴而凝重,一色青灰的粉墙,有些斑驳,恍若拂晓的残梦。离耕乐园不远还有以木雕艺术著称的钱氏崇本堂和书香充溢的柳氏嘉荫堂,而近代革命者、诗人、学者陈去病的居宅则在三元街的小巷深处,就在这所宁静的宅院里,他组织过雪耻学会,开展过同盟会同里支部的活动。同里绝非只是退避隐逸之处,在历史的紧要关头也曾有过热血涌动浩气激荡的岁月。

身为同里客,我便远离了喧嚣与浮躁,可以尽情享受生活的恬淡与宁静。

乘船去罗星洲——同里湖中的一个小岛,一块用蔚蓝色的锦缎包裹着的宝石。当你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心中所有的俗念早已被同里湖的水洗涤得干干净净了。观音祠内,烛光摇曳,香烟袅袅,人们面对佛像焚香跪拜,用心与佛对话,耳边只有如缕的涛声,仿佛是同里湖的呼吸,人的整个身心都融化在空灵的境界里。然而你流连于三元街,则是另一番感觉,你可以任意走进河边的一家小店买一条丝巾或一把团扇,把水乡的绵绵情意带给亲人,你可以随着表演迎亲的花轿开开心心地走过三元桥,享受同里古老民俗的善良祝福;你还可以坐在小方桌前往盛有芡实粥的小碗里随意加一勺白糖,品尝生活的甜润,体会到生命的无穷乐趣!

那天我坐上两头尖尖的小木船,任它把我载送到同里的任何一处去。扎着花头巾的船娘从从容容地摇着橹,轻轻哼唱着吴地的小曲儿,两岸的景致犹如一幅水墨长卷渐次退去,穿过一道桥拱,又穿过一道桥拱,桨声依呀里,我蓦然想起那首古老的歌谣:“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儿时的梦里,外婆仿佛就住在这样的小镇上,那座神秘的外婆桥也许就在前面,慈祥的外婆总是在桥头等我……

真的,同里归来,就像儿时去了一趟外婆家。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