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丁景唐《学习鲁迅作品的札记》编印记

□侯求学

QQ图片20171224140124

总以为,人不会像树叶那样不经寒风;总以为,生命的意志能抵挡住任何的艰难险厄。当得知文史学者、出版大家丁景唐先生于2017年12月11日在沪上华东医院去世的消息时,我们难免惊愕,又因为这惊愕而陷入了无比的悲痛之中。

在我的印象中,只要提起鲁迅研究就会想到丁景唐,而只要提起丁景唐,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鲁迅研究。如果说“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那么丁景唐就是那始终努力追寻主将的勇敢战士。在笔者有限的藏书中,关于鲁迅研究的书籍也有几十本,不少文集中收有丁景唐的鲁迅研究著作,而丁景唐关于鲁迅研究的专著有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年12月出版的《学习鲁迅作品的札记》(增订本)。

《学习鲁迅作品的札记》早在1966年春天就已清样,且待付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保存在出版社和丁景唐先生手中的这部书稿的清样,连同印刷厂中的排版,统统被毁弃。丁景唐先生苦心经营收藏的许多革命书刊,包括1931年间鲁迅主编的追悼“左联”五烈士的《前哨》等珍贵的革命文艺书刊,连同历年许多手稿、抄录的珍贵资料,都荡然无踪。文化大革命结束后,1978年6月,丁景唐出席在厦门召开的九所高校《中国现代文学史》教材协作会,萌发重编心愿。“自1978年盛夏至1979年岁首,集友好之群策,经半载之努力”,重新编出了与1966年的《学习鲁迅作品的札记》清样大有不同的新书《学习鲁迅作品的札记》,共计22题、25篇文章。首先编入1976年后重新撰写的《伟大的共产主义者鲁迅光辉战斗的丰碑——纪念〈鲁迅全集〉出版四十周年》《关于〈阿Q正传〉日译者山上正义回忆鲁迅在广州的一些补充说明》《鲁迅和凯绥·珂勒惠支》(与王观泉合作)、《鲁迅与里维拉》和《关于鲁迅〈阻郁达夫移家杭州〉诗的一些史实》5篇文章。其次,选入上世纪60年代初写的《记一九五六——五八年版〈鲁迅全集〉(十卷本)以外的四十四篇佚文》《鲁迅参加社会活动和政治斗争的一些文献资料》《记日本译印的“左联”五烈士的纪念集》《程十发绘〈阿Q正传〉108图前言》和《关于至尔· 妙伦〈小彼得〉的出版说明》。其三为《鲁迅和柔石为介绍外国美术作品而作的努力》《关于鲁迅给邹韬奋的一封信》《对〈鲁迅全集〉(十卷本)注释的几点意见》《继承和发扬鲁迅编译出版儿童文学作品的优良传统——重读〈小约翰〉〈小彼得〉〈表〉有感》等作品,取自旧作《学习鲁迅和瞿秋白作品的札记》(1961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中的较短的文章。

《学习鲁迅作品的札记》(增订本)在初版本的基础上,又增收了21篇文章,合计46篇,另有附录4篇。增订本的46篇文章,编排次序重新作了改编。增订本留下了丁景唐先生1945至1982年间的笔耕旧影,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鲁迅研究的进程。

如今,斯人已逝,我们唯有像他那样去学习、去追随、去发掘,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