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琴声悠悠

□夏昕

我六岁时,父母从西藏调回如皋工作,我也因此从乡下外婆家到城里上学。一个周日,父亲带我到一个姓杨的钢琴老师家学钢琴,那时小城教钢琴的老师不多,学习钢琴的孩子也很少。当时我年小对钢琴的感觉仅停留在好奇上,还谈不上喜好。但迫于父亲的压力和杨老师的热情,我只好顺其自然地做了一名琴童。

杨老师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身材高大,头发花白,慈眉善目。这位老学究,解放前在重庆跟一个美国人学的钢琴,后来因战乱定居到如城担任师范学校的音乐教师。杨老师居住在东大街的一条小巷里,我每周日由父亲带着到他家学琴。

初学钢琴时,面对枯燥的识谱和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重复弹琴,我由当初的好奇渐渐产生了畏难情绪,失去耐心了。父亲见我学琴分神,识谱能力差,错误的手势纠正不过来,就当着杨老师的面狠狠骂了我一顿。当时,我感到很委屈,就流着泪和父亲顶嘴:“别人家的孩子都在玩,就我天天放了学还要学琴,为什么我不能像别人家的孩子自由自在地玩耍?难道我就不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童年吗?”杨老师就劝父亲先回家,然后耐心地一个豆芽一个豆芽地教我识五线谱,并在钢琴上不厌其烦地纠正我的手势和方法,晚上还把我送回家。他让父亲买些辅导孩子学钢琴方面的书,以及小孩喜爱听的音乐磁带让我平时早晚听,从而培养和熏陶了我对音乐的兴趣。

现在,当我回忆起这段童年时光时,心头总是漾着美好温馨。

春天,我坐在父亲自行车后面,从小区出来就看到田野里一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清新的空气中夹带着浓厚的花香味。街道两边桃红柳绿,让我感受到钢琴曲《春天来了》的浓浓春意。

夏天雨后,学完琴,我和父亲走在小巷青砖黛瓦间,耳边响着打在伞上的雨滴声,脚下踩着湿漉漉的石板路面。一种诗情画意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走出小巷是一座拱形的小石桥,桥头河边有一家烧饼铺,父亲常犒劳我,给我买一个烧饼吃,那带芝麻香的烧饼每咬一口就有一口香脆。我边走边吃,看着那笼罩在蒙蒙细雨中的东大街,耳边不由自主地响起理查德的那首钢琴曲《雨的印记》。

秋天,路过水绘园的东门,一排枝繁叶茂的银杏树显示着一种秋高气爽的空灵。金灿灿的树叶在风中飞舞,那幅画面就像钢琴曲《秋日的思语》一样迷人。

入冬后,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使这座小城沉睡在银装素裹的景象之中。洒落在脸上的雪花有一种沁心的清凉,脚下踩着白白的积雪,发出嚓嚓的声响,把我带进了《雪花》悦耳声中。

春去秋来,四季如歌的童年就这么走过了,我的学业和弹琴的技艺也有了不小的长进。而我敬爱的杨老师也在这样的岁月中渐渐老去。

如今,那水彩画般的小城,杨老师花白的头发和我如歌的美好童年,都深深地镌刻在记忆深处。每当想起这些,总有一缕淡淡的忧伤、浓浓的乡愁。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钢琴 父亲 老师 烧饼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