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侍母记(二十二)

□赵美萍

晚上,回到母亲生前住过的平山:哀乐声声,婉转低鸣,母亲的大幅遗像四周布满鲜花和花圈。遗像上的母亲和蔼安详,背景溪水碧绿,绿荫婆娑,衬托得母亲生机勃勃。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我和妹妹必须守灵三天三夜。当天夜里,所有人都疲惫地各自回房躺下,我和妹妹一左一右,坐在灵堂两侧守着母亲,不时为母亲续上一炷香,跪下烧一点纸。换在平时,我一定累得腰酸背痛,但是今夜,却毫无睡意。尽管是在深夜,又是为母亲守灵,却毫无恐惧害怕之意。我和妹妹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母亲生前的细节,有笑点也有伤心,我们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好像在和母亲聊天。

夜里12:30分左右,一声惊雷响彻天际,接着雷声隆隆,由远及近,雷声过处,大雨接踵而至,随着雨降风来,暑气顿消。从母亲患病起,我就一直祈祷奇迹出现,直到母亲去世,我依然天真地祈祷着奇迹降临。在瓢泼大雨袭击灵堂的第一个守灵之夜,我在母亲的遗像前默默地双手合十祈祷:妈,如果你真的在天有灵,请出来和我们见一见吧!哪怕只是一个暗示也好,让我们知道,你还在我们周围。

守灵到夜里三点,妹夫起来换我和妹妹回房睡觉,我们回房睡了两小时,五点多钟,天渐渐放亮,外面开始有了动静,请来的道士、和乐队成员们来了,亲戚和朋友们自发地前来帮忙,勤劳的大表姐从集市上买来了满三轮车的菜,开始准备操持一天三顿的饭菜。8月8日,雷雨阵阵,气温略降。白天,前来拜祭母亲的邻居、亲友和宾客络绎不绝。善解人意的邻居们劝慰我们:你们不要太伤心了,你妈妈活到84岁,也算是喜丧了。你妈真是贤惠,虽说是夏天去世,这两天倒是天天下雨,一点也不热。她走得这么快,也是怕给你们做子女的添麻烦……一席劝慰又惹得我追悔莫及,如果母亲真的是体谅我们、不愿拖累我们而决然离去,我应该做得更好才是啊!世上最锥心刻骨的悔恨,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了。

当天,不仅有好友从数百公里外驱车赶来,还有很多海内外好友也通过微信表达心意,让我替他们向母亲敬献花圈。按照风俗,每来一位拜祭母亲的宾客,我或妹妹都需要披麻戴孝跪着回礼。那天,我俩此起彼伏地跪着回礼,眼哭肿了,腿跪麻了。一整个白天,乐队都在吹奏伤感的乐曲,每当他们吹起《烛光里的妈妈》,我都会止不住流泪。《鸿雁》的曲调荡气回肠,更加令人黯然神伤。晚上,我的几个表兄弟们替换我们守灵。躺在床上,我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眠,脑海里反复回荡着白天乐队吹奏的伤感乐曲,就像脑海中安装了一台留声机,反反复复,循循环环。8月9日,雷阵雨时下时歇,宾客、亲友和省市侨联等单位,陆陆续续送来的四五十个花圈、花篮摆满小道两侧。一阵风过,绢花齐舞。一阵雨来,树草呜咽。晚上7点,开始传统的送别仪式,道士按照风俗唱《十月怀胎苦》,唱腔凄厉,催人泪下。我和妹妹肩并肩跪着,紧紧拉住妹妹的手,此时此刻,我俩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唯有紧紧相依,才能抵挡这排山倒海般的悲伤。道士唱完《十月怀胎苦》,接着将我们所有亲人的名字,都按照辈分大小念一遍,念一个人要磕一个头、上一炷香,不在现场的亲人可以让平辈的人代替。

这是最后一个守灵之夜,晚上我和妹妹片刻未眠。我跪在火盆前,一边烧纸一边轻声念叨:妈,你为什么不显灵啊?你连个梦都没有托给我,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们?你不说要活到90岁吗?妈,我们三个人好像战友,你以前带着我和妹妹闯过无数生活的枪林弹雨,可你却在最后做了逃兵,剩下我和妹妹怎么办?你就像大蒜头中间的那根柱子,你一倒,我们就散了……可母亲好像走远了,除了火盆里的纸钱在火中飞舞,香烟袅袅,她连一点回音都没有。(终)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母亲 妹妹 守灵 道士
责任编辑:luna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