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冬忆丁景唐

□彭伟

QQ图片20171220141507

QQ图片20171220141502

2017年小冬将至,沪上友人传来了作家、诗人、出版家丁景唐老人弃世长逝的噩耗。死讯突如其来,我心中咯噔一下,仿佛玻璃碎片砸入冰水中,掀起伤悲的涟漪。我与丁先生仅有一面旧缘,但老人温馨的笑貌在我的书海生涯中,如同一朵浪花,轻轻地荡漾,荡回了十年前的一个暖冬……

早年,我好搜罗民国印书,寻得一册鲁迅名著《准月风谈》。版权页未印发行时间。此书出版于何时?版本价值又如何?翻阅手头资料,浏览网上史料,我一无所获。想起鲁迅研究专家丁景唐年高德劭,乐于助人,在藏书圈的口碑甚好,何不向他请益。《藏书报》时有丁先生的佳构,抑或消息,我就咨询王性昌编辑。我是《藏书报》的老作者,王编辑自然应诺,代为引荐。我去函丁府,不久收到回复。

彭伟先生:

你寄给我爸爸(丁景唐)的信是昨天收到的。

爸爸于2月28日住院,今天将信给他看了,他说此事好解决的。但目前住院,无法回答你的问题。让我先写封信给你。

春安

丁言昭

2006年2月21日

读完此札,我充满信心,认为厘清《准月风谈》的版本价值指日可待。可是时光如飞,沪上又久无讯息,也许丁先生早把我忘了。直到次年,我忽然收到了丁先生的来鸿:

彭伟先生:

欢迎来我家谈书。请先电约。时间定在每日十一时半——十二时半,晚五时——六时。

握手!祝令尊健康!

丁景唐

2007年1月9日

能与名家聊书,岂不快然自足。同年冬至刚过,我便按约去沪。一个晴朗的冬日,我走进永嘉路的一条弄堂里,首先遇到了丁言昭。她正在忙碌,笑呵呵地请我独自上楼。我拾阶而上,推开二楼的小门,见到一位高高瘦瘦的老者正在读书。他就是丁景唐先生。因书结缘,我们很快熟稔起来。他知我爱书,又喜印谱,便快乐得像个老小孩,从箱中轻轻地取出一枚枚藏书章,有“又遣春温上笔端”“春风又绿江南岸”“景玉赠书”等等,供我欣赏。他还告诉我,“景玉共赏”一方出自钱君匋之手。聊起旧书,丁先生更是如数家珍,好像春风拂面,娓娓道来鲁迅、瞿秋白旧著的版本知识。在这斗室书房,我早已忘却窗外的寒意,仿佛走入冬天里的春天,惬意地聆听老人的学识。

我取出《准月风谈》,丁先生只看了封面,就说:“这是初版初印的鲁迅著作,很有价值。”我有些意外,恳请他题跋。他覃思片刻,命笔写道:

此书为鲁迅杂文集中封面与版权页均无出版年月者,但从《鲁迅日记》1934年12月19日有此书出版后送赠友好的记载,可证此书为1934年12月出版。又《准月风谈》《伪自由书》都是向《申报·自由谈》投稿后所编辑。如研究鲁迅版本,可与《伪自由书》一并研究之为好。

丁景唐书于2007年12月冬日。彭伟书友其勉之。

寥寥数语,字字珠玑,彰显出丁先生在新文学、版本学上的深厚造诣。平日不读书,何来今日语?我对丁先生的敬佩,油然而生。我又取出一本《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创刊号。丁先生是此刊编委之一。我请他签名,他不厌其烦,欣然提笔:“彭伟文友来访留念 丁景唐 2007年12月29日。”离别前夕,丁先生又签名赠我一册厚厚的精装本《丁景唐六十年文集》。

半日匆访,我满载而归。走下楼梯,走入巷中,丁先生热情的音容犹如冬日阳光,温暖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gl19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