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西敏寺之灵

□雨虹闲儿

QQ图片20171206135839

西敏寺   殷毅摄

从威斯敏斯特大桥下来向北走,绕到议会大厦前面,左拐,就是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中文译作西敏寺。

国会大厦的进口处有许多的警察,穿着绿底白条的上衣,带着装饰勋章的钢盔,随随便便地站着,与这座建筑以及这座建筑的功能有些不相协调,全没有我们国家重要机构门前警卫肃立纹丝不动的威严,他们甚至还可以互相交谈,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今天来西敏寺参观的学生特别多,三个拱形门开放了两个进口,都挤满了人,看来我得排很长的队才能进教堂。估计和我一样,一些人来此,也许兴趣在宗教朝圣之外。

这是一个真正的哥特式的大教堂,而不是伦敦很多地方可以看到的仿古的哥特复兴式。威斯敏斯特教堂始建于十一世纪,属王室教堂,是一千年来英国王室的象征,是英国王室专属礼拜堂,几乎所有英国国王的加冕、王室婚礼,一切重大仪式都在这里举行。最后一个在这里举行葬礼的王室成员是已故的王妃戴安娜,当然,最关键的它还是英国王室陵墓所在地。

但西敏寺最大的名气主要不是来自其哥特式的建筑,也不是其御用教堂的显赫,而是在这里安葬的非王室的那些人。很多英国历史上杰出的文人雅士,如作家、诗人、艺术家、科学家、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都安葬在这里。

这里安葬了一千多人,很难想象这样的地方是如何把他们安放下来的。里面该是怎样的拥挤。这么多参观者进去,死人活人挤在一块又是什么样的感觉。

前面有人被负责安检的警察刷下来了,悻悻而去,不知道包里什么东西被查出来了,看样子也不是干坏事的,但这里绝对不允许出任何的差错。与议会大厦门口的警察相比,这里的警察似乎更是责任重大,似乎看护一群死去的人比看护一群活着的人还要重要。

打开我的相机包,警察看见里面只有一架相机,就放我进去了,我正暗自庆幸进去可能允许拍照的时候,发现需要买票才能进,一看票价18英镑,就有些傻眼了,我的包包里只有欧元,拿出来比划问是不是可以折抵英镑,得到的回答是"no"。站在进入的门口,一切的向往就在眼前却不得进的感觉你是知道的。

伸长了脖子朝里望一望,光线很暗,和我在欧洲见到的所有教堂一样,只有拱券上的彩色窗户透着天光。我知道,那些我仰望的文豪就安息在里面的诗人之隅。

其实这里不仅仅有诗人,还有作家甚至作曲家。自乔叟开始,乃至巅峰人物莎士比亚,英国600年文学史上的巨匠名家,大都藏在这里。他们于此或长眠,或塑有雕像,或有石碑。据说首先称此地为“诗人之隅”的,是后来自己也立碑其间的哥德斯密司。长眠者如乔叟、斯宾塞等。立雕像的有莎士比亚、华兹华斯、米尔顿等。

后看网友的拍摄,教堂的碑分两种,一种是镶于墙上的壁碑,另一种是嵌在地上的地碑。壁碑以莎士比亚的雕像为中心,上有雪莱和济慈,左右是作家奥斯丁和夏洛特三姐妹。地碑一一排列,铭刻的名字有拜伦、汤默斯、艾略特、奥登、詹姆斯、霍普金斯、梅斯菲尔、但尼生、白朗宁等诗人,还有狄更斯、哈代等大作家。

最早归宿在此的,是英国诗歌的鼻祖乔叟。诗人晚年清贫,1400年病死在寺侧一小屋中,原本葬于寺外。150多年后,英国人对这位诗人的认识渐深,才把乔叟迁葬于今日游客瞻仰的新墓。

常说“盖棺定论”,在这个地方并不完全如此。文人的特质、他的作品以及作品所代表的的思想被人接受需要一个过程,人们对其与作品的价值的发现需要发现者自身达到一定的积累,诗人的光芒放射需要等待机缘。

这方面最让人感慨的是大名鼎鼎的拜伦,这位英国浪漫派诗歌的旗手之一,生时放浪不羁,鄙薄英国的贵族与教会,死于希腊的民族独立运动中,埋骨异乡,其后百多年间,一直被拒于西敏寺外,沦为英国文苑的孤魂野鬼,直到1969年,英国诗社才得在寺内地面以一方白石为他铺碑。

与帝王共列一室的文豪们不知是否感到了自豪,但毕竟后人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他们至高无上的敬意,在人们心里他们尊贵如王,无冕之王。由此也让后人之后人明白,一个人不朽的方式可以是作品是思想,即便生前如何落魄,也不会影响千百年后灵魂的归来。

站在教堂外,我觉得自己离这些灵魂很近很近。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gl19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