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让道与抢道

□孟大庆

中医院针灸科在三楼,每每遇到手中拿着挂号单行色匆匆的健康人,在自动升降电梯前,我先让个道,让他们先行。而有时遇到拄着拐或坐轮椅的患者,我也会抢道先上电梯。

外借针灸之力,将体内的十二经络打通确实需要些时日。除了星期天,几乎天天去针灸。曾经遇到那些眼斜嘴歪、皮笑肉不笑的患者,时间一长,打招呼时他们的笑容也自然多了。也有些当初拄着拐或坐轮椅来的病家,会缓慢而艰难地独自行走。

肉体上的沉疴之疾,非一日之功所能化解。好在自己内心并不着急,针灸时的扎针之痛算着对自己过去做错事的惩罚;而留针后去体会脉动仪传输的针体跳动,在跳动的规律中闭着眼睛去探索尚未走完人生那随性的旅程,已无痛可言。身体不过是灵魂借住的客栈,对谁来说都只是过客。

自患上癌症之后,我的脚尽量不伸向朋友和亲戚的家中;我的手不去抱拥天真浪漫的孩子;我也尽量回避宴请,省得将自己的筷子伸进共用菜盘之中的尴尬。虽然我自知肠癌并不传染,但是,不想让他人因我而心生一丝的烦恼。

从荷兰小镇的家中出发向北,那是外城河的风光带,树上有鸟,草中有虫,我用歌声与它们低喃。一路往东,过了通城桥,便是福成庵。佛教圣地是包容之地,大肚能容天容地于人无所不容,笑口常开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我这个癌症病人也能自由自在地出入山门。

庵内有雕塑精美的佛像;有书法家龙飞凤舞的楹联;有微风吹来风铃的声响;也有沿河风光带百米长廊让我徜徉。终于有一天,我在那拜垫前弯下了腰,低下了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那一瞬间,我悟出躯体病了,是过去了的错误。而今这间房子或许需要修缮呢。此前,不去评估,修房要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地基是否牢靠?修好后能否居住?或许,正如很多刚刚被诊断出癌症的患者,他们及家人为疾病内心急躁,并没有静下心来去评估那座房子还能住多久。

其实,被诊断出癌症的一年多来,忏悔之后,我不再在错误的往事中纠缠。懂得人生的道路虽需要阔步向前,有时也要学会退一步,不会在不能得到的欲望中挣扎。事实上,能宽恕多少,能退避多少,也便是善待了自己多少。

恰如在自动升降电梯前,面对健康的人和难以行走的病人,是退一步让道,还是前行一步抢道,皆是一念之差的人生旅行态度。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gl19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