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芦花飞

□刘逸

冬天,芦苇花飘飞的季节。

喜欢站在乡村桥头,望着滚滚流动的河水,望着两岸的芦苇丛发呆。看着纷飞的芦花,突然间想到一句诗:“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尽管没有看到渔家,却看到正在割芦苇的人,他手握一把镰刀,“嚓嚓”地划着一根一根的芦苇,风儿吹,秆儿摇,芦花随着风从河边铺天盖地地飘飞,如梦似幻。

想起孩提时代的童真,喜欢摘一支芦苇花,拿在手上,如一只软软的棉花糖,在轻轻地摇曳中,四周都会散落着一捧一捧的花絮,花絮喜欢粘在棉质的衣服上面,掸都掸不下来,还依然自得其乐,哈哈大笑。

爷爷说,贫困的年代,冬天穿不起棉鞋,草鞋又很粗糙,容易割破皮肤,便摘下芦花,塞在草鞋里,做成一双双又笨又丑的“毛鞋”。芦花虽不及棉花,更不比现在的羽绒,但是做起鞋子依然很暖和。于是这种“毛鞋”,陪伴人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寒冷的冬天。

每当听起,莞尔一笑,好一个心酸又温暖的故事,不,应该说是一代人的故事。

芦花从哪里来,又会飘到哪里去呢?没有谁会去探究这个问题,没有谁会因为不起眼的芦花而停留脚步。它们自顾自地,只是在沟沟坎坎边生长。在晴朗的天气里,爷爷拿起一把镰刀,推起板车,割回来了一捆一捆的芦苇,竖立在草堆旁,留着冬天里慢慢烧火。芦花被抖落了一院子,如同纷纷扬扬的雪花,美得煞人。“芦苇是个倔强的植物,割了明年才能长出新的来呢!”爷爷捧着他的旱烟袋,“吧嗒吧嗒”地抽着,看着他割的芦苇说。呵,是啊,明年长新的,多好!

芦苇花在寒风中狂傲地笑着,飞舞得烂漫、轻盈和飘逸,潇洒地路过一个轮回。生命没有高贵与卑贱,没有美丽或丑陋,只有独一。

如果来世可以化身,做一絮芦花,一世一世,围着村落升起的阵阵炊烟,轻轻地飘、轻轻地飞,无所顾忌、无所奢求,也未尝不可……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gl19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