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信是爱的记号

□刘逸

有一天,路过邮局的门口,发现邮筒好像许久都不曾开启的样子了,或许每天都会有邮递员打开过,但是里面的信件却是少之又少了。是的,现在很少有人再手写信了。

记得小时,爸妈在外地打工,很久才会回来一趟,平日里不得见面,甚至连听到他们的声音都是奢侈。那时候一个村子里只有那么一两户人家安装了电话,电话真可谓是一种宝贝,偶尔厚着脸皮去向人家借用一下,那就是欠下一个莫大的人情。所以书信成了我们最好的联系方式。

我尚幼小,还认不得几个字,而爷爷又目不识丁,所以读写每一封家书成了奶奶的“特权”。有时候邮递员上门送来信件,我便会高兴得像迎来一件宝物似的,举着信高声冲着奶奶喊:“我爸妈写信回来了,快来给我读信呀!”奶奶丢下手中的活计,一路小跑着回来,然后找出她的老花镜,坐在太阳底下一字一句地给我读。我竖着耳朵,表情幸福,好像那薄薄的纸上映出了爸妈的面容,他们正跟我说话,给我亲吻。

冗长的生活中,收信,成了我们祖孙三人最热切的期待。

我慢慢长大起来,会认字了,也会写字了,但是我却没有朋友,就算写上一封信我也不知道应该去寄给谁。有一天偶然交了一个笔友,这个人是我远方的表姐,从此我们开始了一段湖南到江苏的书信往返,少年的时光,似乎多了几份期待和快乐,因为心灵上有所牵绊。

收到的信笺一封封积攒了下来,厚厚的一沓,现在翻开,信纸虽泛黄而笔迹却鲜活,落款为某年某月某日某个深夜。信笺就这样成为了时间的记号,成为了爱的护身符,把最美的一刻永存。信让爱的世界如此自由,灵魂可以在其间起舞,允许思绪随意地把自己带向远方。当收到对方的来信,我就知道,爱正在我们之间流动。

而今随着通讯设备日益发达,人们的联络方式方便而又迅疾,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即可在一秒钟之内传递信息,可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打电话给爸妈,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嗯啊两声,很快便挂了;发信息给朋友,也只是相互寒暄,电子设备打出的方块字整整齐齐、千篇一律,少了几许温情。有时候人与人相处了很久,一回头,却莫名地感到空虚,因为没有留下什么值得回忆的东西,也不知道日子到底过到哪里去了。

想起木心先生的《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因为从前是那样的“慢”,甚至慢到让人感觉不出变化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很慢,慢到一个承诺便可以天荒地老。而今在太快的节奏里,人心浮动,人情也变得漠然和无味,很少有人再有一份闲情逸致,为亲人、朋友、爱人铺上稿纸,亲手写一份书信,遥寄相思。

我决定,去买上一沓信封和邮票,从明天起,给远方的朋友写上一封信。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gl19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