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侍 母 记 (七)

□赵美萍

我和家人都十分清醒地意识到,虽然母亲已经安装了食道支架,并非万事大吉,在母亲的求医之路上,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因为胃镜活检结果显示,母亲是食道癌伴狭窄,食道鳞状细胞癌三期。接下来,该考虑如何治疗癌症的问题了。

很多朋友建议我,母亲年纪大了,不要再折腾老人家了,让她得过且过吧,人在有限的生命里,能够享受无限的亲情与爱就死而无憾了。在《我选择,有尊严地死去》一书中,作者提倡的也正是这种人性的生死观。有一度,我也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将心比心,如果是我本人身患绝症,与其毫无生命质量、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不如痛痛快快、选择有尊严地死去,生命的质量取决于生命的丰盈宽广,而非长度。

可是,当厄运真正降临到自己的亲人身上,自己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时,却不得不犹豫起来。救,还是不救?不救,不是怕背负不孝的骂名,而是跨不过自己的心坎,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亲人的生命走向枯萎而见死不救。救,也许在令亲人经历一番生不如死的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后,却依然无法抵挡死神的魔爪,甚至会加速亲人的离去!很多个夜里,我都在救与不救之间苦苦思索。我是家中老大,所有人把决定权都交给了我。

主治医生很负责,安装食管支架后,又为母亲做了一次HRCT扫描,然后又邀请了该院权威的化疗科和放疗科的医生前来会诊。医生会诊的意见基本一致,母亲除了食道癌,还有纵膈淋巴结肿大,双肺间质性肺炎、肺气肿,加之已经安装了食道支架,如果放化疗,或许会伤及肺部,导致肺部有大出血危险。放疗科的女医生私下推心置腹地告诉我,他们主任的岳母也身患癌症,在他们科室陆陆续续治疗了一年多,如今形如枯槁,不忍目睹,而且病情的发展不容乐观,可因为病人才六十多岁,女婿又是放疗科主任,不忍心见死不救,可受苦的却是病人。这位好心的医生委婉地对我说,你的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已经安装了食道支架,趁她现在能吃,就给她多享受些口福吧,不要再折腾老人家了,很多病人家属总是说,要让病人活得有质量,可是,一旦身患绝症,还谈什么生活质量,在我们医生眼里,只要病人能吃能喝,就是有质量,普通人不也是这样的要求吗?

医生的话不无道理,可是,转念想到也许过了不久,疯长的癌细胞将会再次堵塞母亲的生命通道,我就不寒而栗!

这时,有个很好的老朋友来到芜湖看望母亲,他建议我,无论如何要带母亲去做放疗,他的奶奶五年前身患肺癌,当时也是很多朋友劝他们放弃治疗,给老人好吃好喝直至生命终结,但他与奶奶感情极深,他实在不忍心看着心爱的奶奶最后活活疼死,他坚持给奶奶治病,最后将奶奶的生命延长了四年多时间。在这期间,他带着奶奶去了很多地方旅行,让奶奶生前尽享天伦之乐。

癌症发展到最后,将会扩散到全身淋巴系统,侵入骨髓,那种疼痛无法形容,很多癌症病人到最后都是被活活疼死,疼到最后,杜冷丁剂量再大都无济于事。如果放弃治疗,那就是百分之百没了希望。如果治疗,至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朋友说。就是这句话打动了我。

我难以想象,有朝一日,我的母亲将会靠着杜冷丁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不,我要救她!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我和家人说了想带母亲去做放疗,他们谈了各种顾虑,但最终都同意我的选择。我对他们说,无论是怎样的结果,请你们不要埋怨我就好。

5月26日,星期五,母亲出院回到家中。几天后将是端午节,母亲坚持要回家过节。我想,她大概是想回家,和我们过也许是最后一个团圆节吧!

母亲回家第一晚睡得极不踏实,几次从床上坐起来,她说躺下就难受,没氧气,呼吸困难,睡不舒服。我又暗暗自责,没有想到氧气的问题。可是深更半夜,到哪去买氧气瓶呢!

27日上午,我立即去医院旁边的医疗器械商店买了一台氧气机回来。为了让她的房间保持空气洁净,我在老公的建议下,买了一台空气净化器回来。晚上,我和母亲睡一床,氧气机的噪音非常大,母亲耳背,倒也不觉得,我只有戴上耳塞才能勉强入睡。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母亲 奶奶 生命 病人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