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门 槛

□章广贤

人生路上,列着一道道高高低低的门槛,挑战你的勇气与智慧。成功跨越,等待你的是从未见过的风景。

——题记

七岁那年,父亲送我去开蒙。

学校设在地主的大宅里,唯一可以进出的门槛特别高,和我同去的几个孩子都由家长抱过去,父亲却一定要我跨过去,于是,我顾不得害怕,全身伏在门槛上,先把内侧的一条腿试着放下,然后轻轻移动身体,双脚着地后,两手撑着门槛慢慢站起来,满以为父亲会满意,谁知他又叫我照刚才的办法翻到外面去,我只好又练习了一次。父亲对我说,以后上学就这样过门槛。所幸不久那条难以逾越的门槛后来被锯掉了,父亲叫我第一次跨越门槛的经历,却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里。

我读初小的四年中,家里两次遭遇火灾,一家人身陷绝境,重建家园。在如此困境中,父亲仍然牵挂着我上学的事,那时初小生能升入高小的只有十之三四,父亲曾告诫我:“读完四年级要参加升级考试,要是你跨不过这道门槛就一辈子不会有出息!”当时我猜想,父亲所说的“门槛”不再是横在门柱之间的那块粗大的木头,而是希望我能考上高小,继续读书,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进高小,决不辜负父亲的希望。

那年暑假,我顺利跨进了高小的“门槛”。

学校离我家八里多路,途中还得过两座木桥,我只能早出晚归。每天清晨,母亲从一家人的早饭锅里捞出一碗厚粥,让我带到学校去当午饭。两年高小无论严冬酷暑,我的午饭都是一碗冷粥。艰苦生活的磨砺,让我倍加珍惜学习的大好时光,我利用中午在校的大把时间,读完了学校图书室里的所有藏书,阅读给予我的精神滋养不但弥补了物质营养的匮乏,还点燃了我心中的理想火花——我要读书,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

高小即将毕业,横在我面前的是一道更高的“门槛”。当时农村学校的高小生有幸进入初中的接近于零,我所就读的学校办学七八年没有考入初中的先例。一天,我央求父亲带我去镇上的中学看看,父亲二话没说,领我步行三十余里赶到我心中向往的学校,谁知门房的工作人员不让进,父子俩只好在大门外徘徊良久,父亲指着脚下的门槛鼓励我:“只要大门开着,还愁跨不过这道门槛吗?”

第二天,父亲把家中仅有的三十多斤的猪卖了,所得的钱留下我要缴的报考费,余下的钱买了几尺蓝布带回家,叫母亲给我缝件短袖褂子,留着考试那天穿,又请人给我做了一盏煤油灯,供我晚上复习功课用。每当夜深人静,又饥又渴时,我就想起父亲那句话:“只要大门开着,还愁跨不过那道门槛吗?”

1957年8月下旬的一天下午,一场大雨过后,云开日出,一家人正准备下田拔草,村长来了,老远就喊父亲的名字,说“你家伢儿考中了,了不得呀!”他一脚跨进门里,把一张录取通知书交到父亲手上。我终于看到父亲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他把手中那张巴掌大的纸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然后递给我,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衣袋,父爱的炽热,一直暖到心里。

时光如白驹过隙,当年需要父亲搀扶跨过学校门槛的我,如今已年逾古稀。一路走来风雨兼程,门槛接踵,是父亲那句“只要大门开着,还愁跨不过这道门槛吗”伴我前行,一直走到今天。

谨以此文纪念故去三十周年的父亲。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门槛 父亲 高小
责任编辑:gl19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