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摸 秋

□倪玉琴

在许多地区,中秋夜都流行着摸秋的习俗。清梁绍壬在《两般秋雨盦随笔》中有记:“女伴秋夜出游,各于瓜田摘瓜归,为宜男兆,名曰摸秋。”家乡如皋的说法却略有区别,“八月半摸秋不算偷”。“摸秋”,也称“偷秋”,其实就是“偷人家敬月神的贡品”。

中秋夜晚,我们早早洗漱完毕,父亲搬出一个小方桌,上面摆着月饼、水果、花生、芋头等贡品,点上香,虔诚地对着月神拜了又拜。抬头仰望夜空,明月如盘,隐隐约约似乎看到嫦娥仙子飘逸的长裙。月光如水,给大地披上了一层迷人的薄纱,显得宁静而又安详。而这时,我最喜欢听母亲讲摸秋的故事了。

母亲说,她小时候也跟着村里的小姐妹们一起去摸秋,但是,当时村里人都过着苦日子,敬月神的贡品很单调,除了一个月饼,就是庄稼地里长的红薯、花生等等。大家也不忍心“摸”,往往抓起一把花生也就心满意足地跑了。

母亲最难忘刚嫁来的第一个中秋节,父亲拿了工资,从镇上买了两只五仁芝麻月饼,准备敬了月神后,好好地尝尝一人独吃一个月饼的滋味。过去一个月饼都要切成好几块,一大家子人,一人只能吃到一小口,真没吃出个什么味来。母亲回忆起这段往事时,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你父亲说,这月饼是五仁的,还有芝麻,咱们一人一个……”

可是,那天晚上,他们并没有如愿以“尝”。敬月神时,母亲进屋,两只月饼被不速之客“摸秋”走了。那晚,母亲哭了,说好的一人一个的月饼没有了,但是,“摸秋”不算偷,又不好说什么,也不知道是谁“摸”走的,父亲安慰道:“明天再买一个!”母亲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第二天清晨,母亲刚刚醒来,就看到了窗外用铁丝串着的那两只月饼。原来是父亲的发小故意“摸秋”,闹着玩呢。

“那后来呢?”

“后来呀,这摸秋后铁丝串月饼,成了一段佳话呢。哈哈哈!”母亲乐了……

听着,听着,小伙伴也来集合了!月升中天,瓦亮瓦亮的,桂树叶子和草尖上落了重重的露水,如珍珠一般。“摸秋啦!”不知谁轻轻一喊,我们立即奔跑融入浓浓的月色之中。

那时我们很“放肆”,“摸秋”,是约定俗成的事,并不犯忌,也不会犯众怒,相反,还带有一种游戏的味道,正如村里人所说,看得起你家,才到你家摸秋的呢。

月到中秋,家家户户的喜气都从大人小孩儿的心眼里面冒出来似的,那院子里的小方桌上也堆满了好吃的水果和诱人的月饼,母亲说,现在条件好了,月饼都是整盒地搬出来,水果也丰盛了,苹果、香蕉、梨子、大枣挤着脑袋挨着身子,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光,飘着香。

我们几个胆大的走在前面,雄赳赳气昂昂地找到早就“瞄”好的目标——隔壁丁大伯家,胆小的几个远远地躲在后面,不敢出击,大我两岁的建国探了个底:“丁大伯在抽烟呢,不能擅自行动,等时机。”我们几个依在围墙脚,探头探脑,叽里咕噜:“怎么办?掩护?”“不行,容易暴露。”“要不,扔个小石子试试看。”“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呢……”

“咳咳咳”,丁大伯躺在竹藤椅上抽着烟,突然听到他边咳边说,“有点渴,倒点茶!”

丁大伯的脚刚跨进屋子,我们几个就迫不及待地扑到桌前,开始“摸秋”。我既兴奋又害怕,心儿“怦怦”直跳,手也不听使唤地哆嗦着,顾不得选择了,抓起月饼和一把菱角就走,突然听到脚步声,“撤!”迅速逃离现场,紧张得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带着战利品又汇合到一起,大家嘻嘻哈哈,海吃胡吃,最爱那老式月饼,厚厚的、圆圆的、黄澄澄的,浸润着油彩。掰开来,红色的、绿色的甜丝,白色的瓜仁,黄色的香橼丝都露出来了,吃着,啃着,笑着,闹着,直到打着饱嗝,揉着肚皮,才十分满足地四散回去……那样的月夜是美好的、快活的,梦也是又香又甜的!

摸秋,一个“摸”字,把秋天渲染得甜美而又温馨!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gl19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