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陈学斌

历史有时候总有轮回的,天后王菲比谢霆锋大十一岁,他们的爱恨情仇娱乐了亿万大众。姐姐我比元稹刚好大十一岁,彼此的爱诗情词缠绵了上千年。

元和四年,小元任监察御史,奉使按察两川,对姐姐我早已垂涎八尺的元公子,今儿托这个,明儿求那个,说想见见我。

据传,这位元公子24岁授秘书省校书郎,28岁举止科对策第一,年轻时有不少风流史,喜欢过崔莺莺,给亡妻韦丛写“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的诗。这个情种,何等人物,倒让本姑娘好奇,见见也成。

那天我身着紧身露背连衣裙,略施薄粉,淡扫蛾眉,杏眼微嗔。咋的一会面,他的鼻血就快流出来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赋样样来得的小主,把元才子弄得五迷三倒的。他那九州闻名的曾经沧海,除却巫山统统成了浮云。

要说元稹那厮确实如江州司马所言:“丰神俊朗,玉树临风,情商了得。”几次交往下来,“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为君”,他哄韦丛的话又搬来骗我,姐竟当了真。

被他这么一忽悠,小主也只好由着他出双入对在浣花溪上赋诗吟词,好不惬意,“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我憧憬着。

凭我的才情,韦皋大人曾奏请朝廷授我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无奈,皇帝老儿思想保守,也可能是大唐让武才人当官当怕了,再来一个烟柳花巷的歌妓掌政,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让当官没关系,姐没事举办个文学沙龙,白居易、刘禹锡、杜牧、张籍一干大牛,都是姑娘圈子里的座上宾。这日子挺好的。

再闲来无事,搞点小发明,以木芙蓉皮作原料,加点芙蓉花汁,几经裁剪,便是一张深红色的小彩笺,又省纸又喜庆。深宫里红叶上题的那些个“深宫尽日闲”,万一流不到人间怎么办?况且也不利于保存呀,不如姐的桃红小笺,以羲之行楷的清秀,题上暧昧暖情小诗,“嗖”的一下掷于情郎,岂有不捕获几只呆鹅的道理。深宫里头的那些个“妞”都关傻了,一定不懂得概率学,把相思托付给红叶,跟今儿个买双色球彩票想中大奖有何区别。

牡丹花的花期终究敌不过暮春的细雨,这我早便了然于胸。可世间的女子,哪一个不生拉硬拽地想抓住青春的尾巴?

把我想成天天只知浅吟低唱的主,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俺娘说了:“这丫头6岁学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来,给公子弹个曲儿!”咱可是入了乐籍,有证一族。

丫鬟问我名片上的头衔都印些啥,姐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是三百年大唐的四大女天王,和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为蜀中四才女。你看着去印,文字如何组合介绍我就不多废话,照片要靓丽一些,如果名片印出来不霸气妩媚,你真真是白跟在姑娘后头这么些年。

姑娘文也耍得,武也玩过,最远到过吐蕃的松州体察军情数月,边城的苦,将士的辛劳,燕山大如席的雪花,无定河边的垒垒白骨,只有亲历者,才可知一二,我都不屑将这些经历与大佬们分享。

如今姑娘每天迎的都是些达官贵人,送的都是些貌比潘安、才堪子建的翩翩公子。灯红酒绿,几多浪漫;浅吟低唱,何等温馨;诗词琴曲,好不雅致。

最为繁华的背后最是凄清,“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梦终究是要醒的,诗词误我四十年,几回醉把元郎唤。后世小女子说得妙:“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不错,姐曾经就是那只骄傲的孔雀,遇到了意中人,更尽百杯还唤酒,一掷千金不眨眼,开屏迎宾也轻狂。

世上没有人在“情”字面前过得去。举身赴清池的刘兰芝、化蝶的祝英台、隔河相望的织女、“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李莫愁概莫例外。风光表象的背后,其实我也是个不堪的小女子啊,“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

何时奴家能在这万丈红尘中从了良,把终身托付如意郎君,省得在这深宅幽院里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何日双栖绿池上,何月朝暮共飞还,何年同心莲叶间,元郎啊元郎!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过尽千帆皆不是……罢!罢!罢!奴家该在浣溪花边安歇了。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如皋 田径 老将 赛事
责任编辑:de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