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好时光

□陈燕

静静的午后,时光美好,一室安宁。

读着孩子们的习作《我的老师》:“老师是个书呆子吧……我们特别喜欢听她上课跑题,据她说,她那时的语文老师也总爱跑题。”爱跑题么?的确。我至今仍记得。三年级时的徐老师,身材魁伟,声音洪亮,一张红脸堪比关云长。每每上课,课文讲不了几分钟,马上插播评书:话说薛仁贵征东。看他厚厚的嘴唇一上一下,嘴角不时泛起白色的零星口水,最前排的我,常拿着一张纸,开始还记得一定挡在面前,到了后来,只听得嘴角微张,目光呆滞,想着一头青丝、肤如凝脂的樊梨花怎么就不讨薛丁山的欢心?不知不觉下课了,老师意犹未尽,抹抹嘴,我恍然大悟,赶紧也用衣袖擦脸。

写作文《我的奶奶》,我现学现卖:俺奶奶一头青丝齐腰,娥眉黛目,纤纤玉手。徐老师画上许多红圈圈,批语:活学活用,好极了!现在回想起来,字字再现,羞愧难当。徐老师,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样的学生?你的鼓励、赞扬给了一个孩子多大的幸福感!后来很长的时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要当一名记者,因为老师说,作文写得这么好,当个记者最好。

四年级时换了周老师,清癯、严肃,治学严谨。我那时已经爱上看闲书,常常课上偷偷在面前竖着语文书,下面垫着《作文通讯》,自以为安全,看得昏天黑地,但常常被周老师发现。继而我大惊失色,六神无主,低头看脚尖,嗫嚅无语。最怕喊家长,站办公室,妈妈是本校的老师,常挂嘴边的是“不要丢我的脸”。后来呢?心如擂鼓地等待下课,周老师将书递给我,淡淡地说,书要看,课也要听。有一个作文比赛,你去参加吧,好好写,不枉看了课外书。那时流行写家乡巨变类的作文,战战兢兢地虚构了一篇《楼房计划》上交,结果,难得露笑颜的他竟含笑点头:不错,多读书还是有用处的。作文发表后,他比我还高兴,买了一堆书送给我。那种感动,起初是针尖般大小,渐渐如墨汁滴落宣纸,渲染开去。

这两位老师,彼时年龄都已一把,一口地道正宗的方言,非科班出身,名著什么的未必读过几本,更甭提学习教育专著了。可是对于我爱上语文,不畏写作,起着无法估量的启蒙作用,我深深地感激并怀念着。

若干年后,我的学生回忆起的语文是什么?最盼是一本本经典,是一起读着书的日子,那是最好的时光。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老师 作文 跑题 语文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