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生命的礼赞(组章)

□吴克坚

坚强,是祖国母亲和我的先辈在我血脉中的传承。

我从巴山蜀水来,披着大地震的硝烟,我的幽灵在向鲜活的生命叙说。

我的生命曾经是在风中扶起的一片柳叶;我的生命曾经如树梢上歌唱的黄莺;我的生命曾经似撞击礁石的浪花;我的生命曾经是敲打锣鼓的棒锤,有奔腾的怒吼,有欢乐的亢奋。

我经受过历史浩劫中的“精神地震”,然而我没有死亡,因此我的生命灾难多于掌声和鲜花,蒙霜与华茂并存。

我的生命曾经在饥饿、疾病、屈辱和嘲笑,甚至是完全的孤独和死亡中经受过磨砺,然而我仍然健康地活着、坚强地活着。

我的坚强是祖国母亲和我的先辈在我血脉中的传承。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这个黑色时点给我的生命划上了不再延伸的句号。

我在废墟中沉睡,享受着生命的安静,但我听见了一片哀号。

我躺在废墟覆盖的黑暗中,压在身上的石头、瓦砾、混凝土块令我窒息难受,想伸展一下腿脚或是挪动一下身躯都无比疼痛,想长长地吸一口空气也没有了力气。

一片黑暗,无边无际。

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毫无声息地躺着,似乎在享受别人难以想象的安静。但又听到了呻吟,听到了呼救,那是被建筑物的残骸像山一样压着一息尚存的生命。

于是,顷刻间我梦回历史,跌进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的灾难深渊……

大爱的呼唤:一切为了生命升华了人性的高贵,出现在这个春天。

我用一双不闭的眼睛放射着期待、自信和坚强的光芒;我用一只露在废墟外的手向充满渴望的呼唤摆动不息。

漫漫的长夜啊,为什么太阳还不升起?冥冥中,我似乎在向有爱的光亮照耀的路上奋力奔跑,还有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我的亲人,以及那些叫我老师的孩子们。

魂魄已经离开我的躯壳但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这片生我养我的山山水水,在蒸腾我泪水的村舍上空,我依然嗅到了一缕缕炊烟的焦香。

我的耳畔涌来了一阵阵惊天动地、一浪高过一浪的强音:“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用百倍的努力抢救生命;不哭,我们要坚强地活下去。”这是祖国航轮舵手的召唤;是亿万人焦渴的希望;是一个民族真真实实的超人精神——炎黄子孙尊重生命、善良大爱的精神。

一切为了生命,誓言在呐喊。

一切为了生命,血脉创造奇迹。

我的眼眶溢满泪水,没有走远的灵魂无比震撼。我眷恋我的祖国、我的家园,我的亲人。

如果我在地震中死亡,请不要为我悲伤。

死者安息,生者平安。

停不下我离去的脚步,因为我没有能超越生命的极限。

179小时“马元红”没有走;

196小时“王有群”没有走;

13天,2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卢桂兰没有走。

啊!原以为脆弱的生命此时竟这样庄严神圣;原以为渺小如一粒微尘的生命,此时却这样美丽与高昂。

而我只能把魂魄留下,留下我活着的坚强,用我心灵的血融进大爱,和亲人一起打造一个更加美好的家园。

我的灾难深重的祖国啊,你的伤口已不再疼痛。因此我对你说:“如果我在地震中死亡,请不要为我悲伤,你沉重的负荷,有13亿人民共同承担,无论何时何地,任何风暴压不倒,震不跨,你的脊梁永远坚强!”

我始终紧贴你的胸膛,聆听你讴歌一曲永恒的大爱赞礼。让飘扬的生命旗帜,升起明天的希望。

死者安息,生者平安。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生命    地震 废墟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