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具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秋风冷冷

□钟子美

秋风冷冷,江流冷冷,岁月冷冷。

夜草也不长膘的日子与断剑相拥痛哭。

断剑失去嗜血的寒光,我的四蹄腾踢不出纷飞的战尘。

辉煌不再,荣耀不再。

秋风冷冷,残阳冷冷,岁月冷冷。

那是一段为怀想而设的壮烈。

我驮着不死不败的传说,踏破成千上百的城池,烈火在我的奔蹄下呻吟,化作死灰。

是你,名剑在呼啸,砍杀出胜利的血路。每晚,为庆祝无数的死亡你再度出鞘高歌。

秋风冷冷,星空冷冷,岁月冷冷。

我曾经有过幻梦。为了满身骄傲的汗血濯洗钱塘,东海因卷起的浙江大潮而全空。

我曾经有过幻梦。独自狂饮长城窟,一吮而吸干黄河九曲。

我曾经有过幻梦。承受诗人的死生相托,也承受诗人的酒后暴戾。

秋风冷冷,菊香冷冷,岁月冷冷。

我也曾经有过碎步踏入花丛的闲雅。

难忘肯德基州林肯故乡蓝蓝的月色啊,我与二十万匹同伴鬓发厮磨,在绿茵地上享受平和与富足。

名剑已断。我与美人、玫瑰的目光不期而遇。夜因夜莺与曼陀铃的合唱变得浪漫而悠长。

秋风冷冷,苇岸冷冷,岁月冷冷。

我在转换不已的风景线上与故事一起老去,而今只在厩枥边,夜夜反刍着时光的得与失。

命运啊,让我洗去日渐苍白的记忆,从此告别名剑、烈火、血流、美人、玫瑰和一切幻梦,让我回到蛮荒,回到没有鞭影的时代吧!

(作者系散文诗作家)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冷冷 幻梦 秋风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