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具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巴黎画家村

□殷毅

从白教堂右侧的路下去,右拐,再右拐,走过一段不长的路,就看见一条小路,走进去就是一个类似自由市场的方形小广场,但这里出卖的不是各类杂货,而是艺术作品,这就是巴黎蒙马特画家村。

广场的中间是非常堂皇而讲究的咖啡座,四周是画家摊位,摆布得简陋、粗糙、随意。每个摊位上是一把遮阳伞,每把遮阳伞下是一位画家,许多画家几乎只占据了约一平米左右的空间。他们在这样的空间里作画、卖画,招徕生意,给游客画像。

游人看似不少,但像我这样行色匆匆的也不少,看过路过,满足一下好奇心,并没有时间坐下来慢慢品味这里的生活。

也许是生意清淡,也许是累了,有位女画家坐在自己的摊位上以手为枕打着小盹儿。逼仄的空间满头银色的头发,告诉我们一个画家的现实处境;满身的油彩微闭的眼睛,告诉我们艺术追求路上的艰辛;现实的喧嚣内心艺术天地的宁静,告诉我们艺术追求者的执着。走过他们面前,便心有敬意。

“早在上个世纪初,蒙马特便成了艺术的起源地。当时,许多画家聚集在蒙马特,他们整日在画室作画,或在小酒馆集会,探讨艺术的真谛,并对学院派绘画发出了挑战,提出了新的艺术观点。于是,以莫奈、凡高、塞尚、修拉、马蒂斯为代表的印象派、后期印象派、野兽派先后诞生了,以后又诞生了以毕加索、勃拉克为代表的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蒙马特因此成了艺术家们成长的摇篮和世界艺术史上一块闪烁光芒的圣地。”这是许多资料上都可以查到的一段对这里的介绍。

可见,这里是不被主流社会认同的画家聚集区域,但这里提到的画家名字后来却被世人认同。一个如此不起眼的地方,一个过去和现在给许多落魄艺术追求者提供了栖身之所的地方,却可以容纳最高的艺术天赋和最高的格调,使之发出异彩。谁说眼前不会再诞生一个莫奈呢?

当莫奈大胆地用零乱的笔触来展示雾气交融的哈佛港《日出印象》时,遭到了“疯狂、怪诞、反胃、不堪入目”的怒斥。他不随时尚绘画端严人像和宏伟的历史场面,而以简朴的日常生活为题材,着色怪异,下笔粗放,遭到了当时人们的讪笑,甚或有人向画布唾啐,但“印象派”却由此诞生。

当我们后来从他的《睡莲》系列作品中捕捉一个画家从大自然中得到的稍纵即逝的瞬间印象时,当我们发现一个画家把自己的灵魂融入了自己的作品时,谁不被震撼呢?

看来,一个艺术家对自己的一份坚持尤为可贵。这种坚持除了对抗物质生活的贫乏,更重要的是滤去各种杂音,坚持自己内心声音。这是对自己的一份尊重,也给了艺术新天地开拓了一种可能,让艺术变得无限。

我敬佩曾经在这里坚持的人和现在仍在这里坚持的人。眼前的这些画家里,有人已经在这里坚持了十几年,年年岁岁餐风食雨,这是一种怎样的坚持!

这个不足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弹丸之地,之所以能在世界艺术史上发出璀璨的光芒,之所以令巴黎如此充满艺术的气息,与这些画家的坚持有着直接关系。

有几位画家正在给游客画像。游客坐在一张小椅子上,画家的眼睛在客人的脸上和画布之间穿梭一二十分钟后,游客的形象就定格到画布上了。当一个在尘世中漂移的形象固定在干净的画布上时,你会发现同样的你又是如此的不一样,你是如此地脱俗,如此地纯净。这就是画家厉害的地方,他把你身上的浊与俗已经剥蚀掉了。

回国已数月,当这会儿坐在电脑前打下这些字时,我的脑海里闪过的依然是画家们满身满手的油彩,疲惫的身影和凌乱了的头发,而闪亮的是他们发出艺术光芒的眼神。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高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