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具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忆 夏

□黄晶晶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再至大暑,夏的脚步热烈而有序。一晃间,又是立秋了!

我在秋天出生,喜欢丰收且多情的秋季。且容我小憩片刻,回首打量走得并不远的夏天吧。

小时候的夏日,温度并没有现在高。那时没有空调,连风扇也没有,晚上只有妈妈的蒲扇和着歌声伴我入眠。

儿时的夏日,大人们在田里插秧,总喜欢用醋和糖冲一大盆的糖醋水,装在水瓶里带到田头,解渴又开胃。现在各式各样的饮料诱惑着人们的味蕾,已经没人记得陪伴过我们夏天的糖醋水,不过酸梅汤却是极好的消暑饮料。或者有时洗净薄荷冲上一大瓷杯放凉,等从田头回来,“咕噜咕噜”一饮而尽,解了半日的暑气。

那时没有冰箱,几乎每家都有一口井,中午没做完或者没吃完的菜用一个干净篮子系一根绳悬于井下保鲜,买回的西瓜也是,悬于井下凉一下或者打一大桶井水把西瓜放里面,现在想想都能感觉到清凉。夏日的井水可真甘甜凉爽啊,热了掬一捧喝喝或者洗把脸,满足,惬意。

夏日里,童年的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蝉了,正午时,浓阴密树间铺天盖地的蝉鸣,聒噪却有趣,我们找来家里捞鸡蛋鸭蛋的网兜,对准正唱得起劲的知了扑上去,知了就这么懵懵懂懂地入了网,如此反复,乐此不疲,颇有成就感。

那时的我们没有玩具,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初时连电视也没有,每个夏天却也玩得津津有味。记得我家屋后有一片竹林和杉树林,还有不知名的小野花,我们在两棵距离适中的树干上系上粗绳子,一个秋千就简单完成了。树阴遮住了烈日,我们就别上不知名的花儿荡起了秋千,虽然绳子硌得疼,却觉得比长大后的任何一次荡秋千都荡得高晃得远,笑得轻盈,也许那时秋千上的我们真觉得自己是最美最快乐的公主呢。门前的小河是男孩们夏日的天堂,游泳,叉鱼,清澈的河水荡着一圈圈涟漪,扑腾着一阵阵水花。

“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晚饭后,劳作了一天的大人和折腾了一天的孩子们都在各自门口听着蛙鸣摇着扇子纳凉,大人们聊东长西短,孩子们继续想法玩。记得叔叔家有了电视后,大家每晚就改成了坐在他家门口看《还珠格格》,那时也不知小燕子和紫薇的故事会家喻户晓,也不知林心如和赵薇是谁。只知当年聚在一起看电视的小伙伴们已各奔东西,难得碰上一面。

前两天和我同年同月生的发小从现在落户的河南回来办手续,匆匆两天,一起吃了顿饭,我都是点的大如皋的特产:自制香肠,脱脂肉,茶干,蒜苗,玉米。因为他很早就离开家乡出去,上学,工作,成家,几年才见上一面,平时有空问候一声,我好怕他忘了家乡的味道。那时两家离得近,一起在夏天捕过蝉,吃两毛钱的冰棍,也一起看过小燕子,几年前我问他还会说如皋话么,他说还会点,这次我问他还听得懂如皋话么,他说听得懂,可是我们全程都是普通话在交流,也不敢问下一次回来是什么时候,真的特别伤感。

关于夏天的回忆太多了,生如夏花之绚烂,多姿多彩的夏天绚烂了我们的童年和青春,夏日的荷,夏日的树,夏日的薄荷,夏日的阳光,夏日的梧桐,夏日的茶色镜片和灼烫的街道,还有冰棍和西瓜,还有那火红的石榴花。

渐渐长大后,我喜欢夏风微熏,拂起裙裾的感觉。一袭长裙,吹醒一个青春的梦。

七月流火,炽热又斑驳,有丰收,有梦想,有远方,更有挥不去的离愁。其实夏天更是一个希望的季节,莘莘学子走进新校园,毕业的孩子迎接新工作,梦从夏天开始。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夏日 夏天 秋千 大人
责任编辑:高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