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以案说法:法官公正判决 重修兄弟情谊

俗话说“情同手足”,兄弟姐妹之间应当互谅互让、和睦团结,但东陈镇的两兄弟却因遗产继承问题闹上法庭。近日,市法院一审审结了一起法定继承纠纷案件,为财产继承起纷争的2人服判息诉。

起诉:一份巨额遗产?

周新国原是中国石化集团某公司的工人,和老伴张琴共同生育了两个儿子周峰和周勤。

1979年,周新国办理了退休手续,大儿子周峰成功顶替其到了该公司工作,并在南京扎根。只有逢年过节,才回来看看父母。周新国自从退休后,则和老伴以及小儿子周勤在东陈镇共同生活。两兄弟的感情在旁人看来,一直都挺不错的。“大峰一家在南京落脚,小勤则在老家,起不了什么纠纷。”两人的姨姐这样形容他们的关系。

但随着周新国的去世,如何分割遗产让原本互敬互爱的两家人心生间隙,关系也随之降到了冰点。多次协调未果之下,周峰将周勤告上了法院。

激辩:哪些才是遗产?

在诉状上,周峰这样写道:“请求分割父亲的责任田承包经营权。”而该案的承办法官冒丽告诉他:“宅基地使用权、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属于个人的合法财产,不能继承。”同时,为了了解周新国是否享有承包地待遇,冒丽专程前往当地派出所进行调查。当地派出所出具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载明:周新国户口性质为定销。定销户是产生于上世纪60年代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户籍制度,定销户没有承包地,不是当地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不能享受本村村民的同等待遇。

对于周勤现在居住的四间平房又该如何分割?据周勤称,原来只是五间草房,1985年建了现在的小瓦房四间,2011年他又把房子换了房顶,重新粉刷了一下。两人的舅舅张才贵出庭作证时这么说道:“大峰顶替他父亲去南京工作的时候,我小舅子当着我和我哥哥的面,确实说了家里的一切没有大峰的事情。”

对于周新国的财产,两兄弟也是各执一词。据了解,自2000年9月至2016年5月,周新国共领取养老金60多万元,以及住房补贴款、企业补贴、慰问金等共计70多万元。对于周新国的70多万元,周勤及老婆大美都称没有看到。周新国病后,大美辞职一心照顾起了他。由于周新国行动不便,大美每月替他去镇上邮局领取7000多元的退休金,3000元用于周新国的日常支出。“其余的钱,都在老头那边。”大美斩钉截铁地说。

法院:公正判决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遗产的范围及遗产的分割。”承办法官冒丽介绍道。对此,市法院经过审理查明:

关于宅基地使用权和土地承包经营权,这些均属于家庭共同共有财产,而不是被继承人的个人财产;

关于银行存款,市法院依职权调查,周新国名下的银行账户中目前余额为375.91元,被告周勤同意与原告周峰平均分割此375.91元及法定孳息部分;

关于住房补贴款、企业补贴、慰问金以及养老金等,仅凭现有证据难以认定周新国生前领取的住房补贴款、企业补贴、慰问金以及养老金等的支出情况及去世时的遗留情况,因此不能将周峰诉请分割的养老金、住房补贴款及企业补贴、慰问金等纳入遗产范围;

关于四间平房,该房屋系周新国、张琴、周勤及大美的共有财产,综合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及房屋的效用,房屋西首第一间由原告周峰居住、使用,东首三间由被告周勤居住、使用。

说法:亲情无价

继承人应当本着互谅互让、和睦团结的精神,协商处理继承问题。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为一母同胞的兄弟,在父母去世后,本应互相体谅、互相包容、和睦沟通、理性处理遗产继承问题,而双方均缺乏宽容和大度,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使得矛盾激化,导致诉讼。双方均应对此进行反思,并应冷静、理性处理后续问题,重修兄弟情谊。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记者王俊 通讯员贾俊辉 李玉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周新国 周勤 周峰
责任编辑:高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