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具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乡愁:说不出的味道(组章)

□封期任

村庄·炊烟

银镰挥舞,稻稔倒伏。

雀鸟,在打谷场上拾起流年的风。秋天拐角处,植入一粒思念的种子——

一个佝偻的身影,穿过田野,穿过柴房,穿过我的眉宇。

那是我日夜思念的故乡吗?

余晖褪尽,山岚消隐。

黄昏。村庄。寂寥。

那个佝偻的身影,携一缕慈祥的炊烟,煮沸了落寞和惆怅。

那张皱巴巴的脸上,溢出一缕苞谷烧酒的醇香,馥郁了沧桑的日子。

故乡·月亮

碾墨作诗,故乡在眼前。

峰峦叠嶂的平仄中,走出亲人的脚步。在田间,躬身,弯腰,捡拾漏落的光阴。

游子,临风而立。

沉思的眸子,透过岁月的皱褶,读炊烟。

读草色的血,描摹的风情,是父亲的铁犁、母亲的木梳,绘就的国画。挥毫的手,端起茶杯,听到父亲咳嗽的声音,和母亲熟悉的叨念。

有风,那一定来自故乡的山间。风的味道,香,甜,漫润干裂的唇际。

风里,故乡清晰可见。深情的土地,有着麦穗的芬芳,和知更鸟的欢唱。

这时,合上诗。沧桑的文字里,故乡,缩成了一轮月亮。

老人·水井

马蹄表转个不停,秒针飞速旋转,与分针、时针争抢表盘的空隙。日子,在空隙里重叠。重叠的还有檐上的炊烟,缭缭绕绕。

一日三次,悉数填充着一对老人空瘪的眼槽。

父亲坐在门槛,没精打采。嘴里冒出的旱烟,弥散着孤寂。

母亲依着门楣。没完没了地叨念,漂洗日子。

末了,花白的胡须与银色的头发对望。眸子里,盛着满满的落寞。

落寞的深水井,是扭动着的绳索。辘轳打捞起的,莫不是破旧的水桶,拉伸着疼痛。

远离的鱼,从水面上滑过。

苔藓遍布的井沿,两对深凹的瞳孔远望——

院落里的草叶之上,星光跌跌落落。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故乡 炊烟    眸子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