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车篷和水车

□任亚芳

夏天是儿时最快乐的季节。放了暑假,可以去乡下亲友家小住数日,没了母亲的管束,可以漫天遍地撒野。下河游水捉鱼摸虾,上树摘桑葚掏鸟窝,随心所欲。直到中午那火辣辣的太阳最烤人时,才躲到那四面透风的车篷里,歇息,乘凉。

车篷像一把撑开了的大雨伞,独自耸立在一片绿油油的田野之上。车篷全无遮挡,八面来风穿篷而过,行走自由。那清凉凉、滑溜溜的野风,携带着一丝丝水气吹在光溜溜的身上,绸子一般在身上滑过,像巧克力广告一般富有诗意。贴切地说,乡风撩拔,痒兮兮的,再惬意不过了。

车篷临河而建,一汪清清河水可为浇灌秧田汲取。如若碰巧遇上牛在车水,则躺在那转动的木盘上,用柳枝做成的牛鞭,轻轻地打着牛屁股,嘴里学着牛儿哞哞的叫着,耳听着哗哗的流水声,看那碧清的河水泛着银色的水花,欢快地流进那青葱一片的秧田,好似一幅乡村写意画。

一般农家耕地不多。风调雨顺之年,三轴五轴水车车水足矣;如遇旱年,农田干枯,众多农家就凑齐人力,动用九轴水车。此时车水可不是轻松的活计,九人轴车水转速飞快,一如百米赛跑,如是外行或体质差的人,跟不上趟,一脚踩空,则像田鸡一样吊在桁梁上。

在旧社会,有这样一套水车的农户不多,平民百姓如需使用,必须用劳力换取使用。这套水车造价在当时较为昂贵,主轴需用一根粗大的整体圆木,三五米不等,轴中心一周镶入十二片轴片,像大齿轮,链头搁在轴片上,随轴转动。主轴两边等分,分别穿两根通芯的榔头柄,柄两头装有圆鼓鼓的榔头,轴转一周,每人双脚则要踩四次榔头。多个链头相连,像链条一样随着主轴往返转动,空链头从槽架上滑落下水,再携水上升,灌进农田。

车水时众人必须齐心,很起劲,把榔头踩得飞快,一边踩着一边高声打着车水号子,有时还带点色情,引来在一边的女人们笑骂:不要脸的东西,看你老婆晚上怎样收拾你。

儿时看着大人们车水很好奇,也想上去试试脚力,当被大人抱到大桁上,突然一松手,我够不到榔头,像只猴吊在桁梁上,脚乱踹,惹得大人们一阵哄笑:街上伢儿胆真小。

解放后,农村建起了电灌站,水车光荣地退休了,从人们的视野里消逝。不见了它的踪影,颇有些让人念想。想不到近日去韶山瞻仰毛主席故居,在那间小屋里居然看到了久违的水车,只不过那水车很小巧精致,长不过三米,不知是湖南山区水田少还是缩小了比例仿制而成?

水车有着浓郁的农耕文明基因,先民顺时造势创造了它的勃勃生机,它粗犷中藏精巧,拙朴中见灵气,展现了农村工匠的聪明灵巧。

远离家乡千里之外,看到这水车让我倍感亲切,让我想起了那古老的农耕文化,又听到了那对丰收充满激情的车水号子,仿佛回到了童年时的乡村生活。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车水 水车 车篷 链头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