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具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你好,蜻蜓

□张振平

早晨的阳光和煦温暖,照在阳台上,那些花草也显得格外葱茏,格外活泼。四季梅的花朵舒展,开得依旧花团锦簇,依旧安然静雅;辣椒树上高举的已经是今年的第四茬红辣椒,簇簇艳红,闪着星星点点的阳光,像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小火把。

每一个星期天的早晨都是这样度过的。先是给女儿做好早餐,打发她吃好饭,去上学,然后就是打理我的花草。摘掉残花败叶,剪短或固定攀缘植物肆意疯长的枝条,最后就是给花草浇水。

拳头大小的小喷壶,握在手中正合适,看着一条条银丝从壶嘴喷出,“沙沙沙”欢唱着,落在枝叶、花朵上,在那些翠绿嫣红上点缀上一颗颗亮闪闪的珍珠,我的心也跟着那闪光快乐起来。

正当我沉湎于拥有无数珍宝的想象时,窗外有一线银光飞来,落在我家阳台窗棂上。细看,却是一只银灰色的大蜻蜓。

蜻蜓头朝上,尾朝下,攀着窗棂边,一对大眼睛似在仰望蓝天,寸长的尾腹紧贴在玻璃上,两片半透明的薄翅平展在身体两侧,像是准备随时起飞,又像是要永远凝驻。

我被蜻蜓吸引,停止浇花,站在窗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它。蜻蜓却完全是一副无我无他的超然状,似乎整个世界都与它无关。

我认为万事万物皆有缘故,这只蜻蜓的拜访绝不是无根由的。那它到底是为什么在这个清晨,落在我家窗棂上的?也许,它就是曾经与我邂逅过的无数蜻蜓中的一只!

凝视着一动不动的蜻蜓,我与它似乎一起进入冥想,思绪绵长,悠悠然回到了童年。

家乡夏天的池塘,一汪碧水,不仅是我们小孩子的乐园,也是蜻蜓们的乐园。那时,我的乐趣多是与蜻蜓有关。每年入夏,红的、蓝的、灰的蜻蜓便会在池塘上空聚会,它们如同一架架小飞机,在水面上空盘旋,不时在平静的水面上点出圈圈涟漪。

我的乐趣不在于欣赏蜻蜓们的翩翩舞姿,我的目光跟随着它们,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等着它们飞累了,落在池塘边的石头上、树枝上小憩时,蹑手蹑脚走过去,猛地把它们扣在掌心里。当一只不幸的蜻蜓成了我掌下俘虏以后,我就找一根细线,拴住它肥肥的肚腹,把它变成受我控制的玩物。

人之初,性本善!儿时的我竟做过那般的恶事:我牵着线头,让线那端可怜的小蜻蜓成为一只活风筝。直到玩厌了,也不管蜻蜓的死活,随便丢弃在路边或是草丛里……幸亏我在知道“小蜻蜓是益虫”之后,毅然放下了屠刀,否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条小生命丧于我手。

此刻,望着窗玻璃上的灰蜻蜓,我的心越发沉重起来,负疚感也越来越强烈,那就写下这些文字,权当对蜻蜓们所作的忏悔吧!

字到文尾,欲待搁笔,再向阳台玻璃望去,那儿早没了那银灰色蜻蜓的踪影……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蜻蜓 窗棂 小蜻蜓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