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老家的三所母校(二)

 □丁邦文

万富初中

丁庄大队的东邻是万富大队。从我家往东大约一公里处,便是我读过两年半书的万富初中。当时,一个公社二十多个大队,有三四所初中。万富初中位于加力公社东南部,施教范围大概涵盖六七个大队。

我入学是在1973年春季,中途正好碰上教育体制改革,毕业的时候便改成秋季入学,初中因此而多读了半年。

记得开学前报到注册时,正好临近春节,我的学费还差几块钱。按照时间推算,远在外地工作的二姐和哥哥都会寄些钱回来。于是,我在报到时便向老师说明了情况。恰巧,我的话被正在隔壁的校长谢余山听到,他和妻子马汝英老师都教过我的姐姐、哥哥。闻声后,谢校长、马老师出来帮我打了招呼,使我顺利注册。

初中阶段,正是“文革”对教育战线毒害最甚的时期,所谓教育要改革,教育闹革命,花头一个接一个。而那时的我们,正是青少年成长的转折期,很多人叛逆心相当重,给教学管理带来很大的挑战。大概在初一下学期,新调来一位教物理的倪老师,是我二姐初中时的同班同学。这位倪老师教学很认真,对课堂秩序要求也较高,每逢遇到不遵守纪律的学生,便要将学生“请”出教室之外默思悔过。可是,很多学生并不买账。于是,经常出现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状况:教室门口,老师与学生一个硬朝外拉,一个拼命往里赖,两人面红耳赤气喘吁吁,如同拔河比赛一般相持不下。

一段时期,风行学生给老师写大字报,而且层层提调加码不写不行。校长、老师纷纷做出欢迎姿态,甚至准备好笔墨纸张,启发、诱导乃至逼迫学生给自己写大字报。我的表哥恒圣与我同班,他很聪明,领悟力强,学习成绩好,尤其是写得一手相当漂亮的钢笔、毛笔字。我们班主任是一位女老师,好像教语文、英语两门。刘老师不仅相貌清秀,而且为人很善良,教学水平也很不错。本来,恒圣表哥与老师并无丝毫芥蒂,可比我们高一年级的某位学生,与刘老师有些隔阂。在那位学长的唆使下,表哥突然贴出一张洋洋数千言的大字报,将老师平时讲课中的疏漏与口误,悉数扣上又大又重的政治帽子,又套用了报纸社论上的时髦语言无限上纲上线。这样的大字报,无异于甩出一枚重磅炸弹,迅即在全校引起围观与轰动。老师本人也来看了大字报,而且是一边看一边流泪。现在想来,那大字报上的一字一句,定然如刀子般刺戳在她心头。事隔多年,我与表哥谈及此事,他对当年的幼稚冲动之举也深表悔恨。只可惜,表哥于20年前英年早逝,永远失去了向老师当面表达歉意的机会。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