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具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修鞋师傅

□肖芝宁

以前,在如城东皋桥西头向北不远的路边,有一个坐西朝东又小又矮的修鞋铺子。铺子里放满了各种各样要修或已修好的鞋。铺子门口常坐着、站着好些等待修鞋的人。铺子的主人姓吕,不但会修鞋,还会修拉链、配钥匙。他和妻子整天坐在矮凳子上埋着头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工具,修理各种鞋、包。听着顾客们拉家常、讲新闻,吕师傅偶尔也会抬起头笑着插一两句话。他是那样认真,又是那样随和。我家以前住在东门外,常从那儿走,见此情景,不免有些好奇,这位修鞋师傅生意怎么这么好?去修了几次鞋,终于明白了缘由。

一次,我的旅游鞋帮裂开了,送去修理。吕师傅说:“在你前面有四个人,你要是不忙就坐在门口耍耍,修好他们的就帮你修。如果忙,把鞋放下,先去忙别的。”我坐下了,看他帮一个人配钥匙。他拿出一个毛坯的铜钥匙,跟顾客的钥匙对了对,然后在机器上车,车好后叫顾客在锁上试开。顾客满意地说:“行,好用!”才收了2元钱。接着,他帮一个年轻的姑娘修高跟鞋。他把鞋跟粘好后,嘱咐那姑娘等鞋跟粘牢了再穿,可是姑娘等着穿鞋回家,于是他在鞋跟上加了钉子钉牢,又把另一只鞋的后跟也加了钉子,然后让姑娘试穿,姑娘说不硌脚,谢了又谢回家。吕师傅也只收了2元钱。

吕师傅帮我修鞋时,先用粘合剂把鞋帮粘好,然后用修鞋的专用缝纫机缝牢,还把另一只鞋帮要脱落的地方也缝好。我交给他5元,叫他不要找钱,转身就走。可他不肯,硬找给我3元才让我走。

后来,由于拆迁,吕师傅的铺子搬到迎春花园最南边一排的一个车棚里。铺子门口还是常坐着站着好多等着修鞋修包的人。九年前,我搬住进江中花园,虽然附近有修鞋的,但我总是舍近求远做吕师傅的“回头客”,不是为了便宜,而是心灵驱使。

一次,我的磁疗鞋底坏了,我去找吕师傅修。他说:“老年人的鞋最好是橡胶底,防滑。但是我家这几天没有这种底。我到厂家进货时,帮你找合适的底,你过一个星期来。”一个星期后,我去了,见鞋已整旧如新,换了橡胶底,原来鞋底的磁疗材料仍保留着。去年冬天,我把两双布棉鞋送去钉后跟。过了两天,我去拿鞋,见鞋跟已钉上橡胶胎,还在磨损多的地方加了“楔子”。我非常满意问他多少工钱。他先竖起两个指头,然后说:“6元。”我以为是26元,立刻拿出26元给他。他反问我:“给这么多钱做什么?”我说:“又添材料又费工夫,值!”他说:“钉两双鞋的后跟只要6元。”我实在不过意,说:“你们太辛苦了,收的工钱比市场价少多了!”吕师傅憨厚地笑着说:“钱多钱少无所谓,只要顾客满意就行!”听了他的话,一股敬意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深感自己过去对手艺人的理解实在不够宽容。

吕师傅是位手艺人。手艺人一辈子靠着手艺养家糊口,起早贪黑,辛勤地营生,好像他们的人生从来未跟财富关联,然而人们确确实实享受他们带来的好。真正的手艺人,内心是以手艺为美的,也因为好手艺而崇高!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高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