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桥侯烧饼

□刘志平

桥侯烧饼在小镇上算是小有名气。

俗话说“磨口的冷 ,落炉的烧饼。”早上和傍晚,桥侯烧饼店人气最旺,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等着品尝刚落炉烧饼的吃货。老常客则早早地泡上一杯龙井,稳笃笃地坐在那里,板等。烧饼一出炉,老人们则慢悠悠地嘬上一口,细细品味,再抿一口茶。看着那些急吼吼的年轻人,抢先咬一口,烫得嘴直吹气,脸上便浮起老客内行的不屑来。烧饼酥,吃急了,则散成两半,丢了屑子少了芝麻,那享受便少了一半。所以老客们吃完后,总忘不了把那桌上的烧饼碎屑和芝麻拢进嘴里,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桥侯是其小名。“桥侯烧饼店”几个红漆堂堂的大字,为远近食客的路引,也是小镇美食一块响当当的招牌。在外工作的游子,求学的学子,乃至去外地走亲访友也要捎上这桥侯烧饼。而桥侯也很时尚,与时俱进,可以网购。

桥侯烧饼生意红火,在于桥侯精工细作。做烧饼不难,难的是做好,这要用心。怕吃苦,为讨巧,可用电炉烤,只要按按按钮,烧饼就出了烘箱。可那烧饼结实僵硬,少了点亲切的手感,少了点乒乒乓乓的仪式感,少了那份久等后终于如愿的口感。

桥侯依然用着那传统的泥巴糊得厚厚实实的炭炉子。每天桥侯起大早,先是拌面调酵。这面得使劲地揣,要把它揣得发软发松,然后将其静置一旁,让面团慢慢伸展开腰身。再去生火烧热炉子,要把炉子烧热并保持一定温度和火势。接着和馅,这馅有好几种,有萝卜丝的,有韭菜的,有葱油的,有脂油渣的,有甜有咸,食客任选。这些配料均要当日新鲜的,尤其是擦酥料要足,要擦得均匀。再就是包馅,用那棒锤擀成圆圆的饼,边擀边敲出鼓点子,颇有音乐情趣,然后刷上糖稀,洒上芝麻。此时桥侯露着一条赤膀子,神速地把烧饼一只只贴上炉壁,然后时不时瞥一眼在炉中的烧饼。这火侯要把握好,早一点晚一时都会影响到烧饼的口味。这火侯全凭桥侯的经验和眼力。

桥侯从小做烧饼,如今已有二十个年头,他以此为生,起早贪黑得干得很欢腾,他那胖胖的脸上总是露出胖胖的笑容,像一块无声的招牌,呼引着四面八方的食客。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烧饼 桥侯 炉子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