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居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一年蓬

□云 侯

tangyj170514

只要想到今后可以叫它“一年蓬”,我就开心得不得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掐了好多好多的“一年蓬”装瓶放在家里,那时我还叫它小野花。

一只大大的上下一样粗的蓝色玻璃瓶,广口的素朴的,当然,若有釉的陶瓷的,只要是古朴的简单的,都配它。如果一定要来形容下子,那就是美得像一幅画吧!

走在由搬经镇去往某农企公司的路上,吸引我的除了一个个蔬菜种植大棚内满满当当的各式无机绿蔬,就属这路边田头的一年蓬了。我情不自禁地蹲下身掐了数枝,盈了个暗香满怀。

小清新,小素朴,小典雅……我满足地把一幅鲜活的画儿攥在了手里,兀自喜欢。同行的便有叫我“别动”的,怔愕地抬头的瞬间,才知道我沾着一年蓬的光,也成了范大师相机里的一幅画儿。

这是一幅行走的画儿。我走到哪里都有蜜蜂飞来。细细瘦瘦的蜂,三三两两,落下又飞起,飞起又落下,来来去去间,惊得我圆瞪了双眼,合不了嘴巴,“你若盛开,蝴蝶自来”就是这样子的啊!“你若盛开,蜜蜂自来”,倒也是一幅水润鲜活的画儿!

我把它带上车的时候,成了谈资。交流中,我懂得了这小可人叫“一年蓬”,原来,它是有名字的呀,真好!

它真的只是路边的一种小野花,在我惯常散步的路边,安安静静地开着,从容淡定中的神采飞扬,轻描淡写中的蓬勃旺盛,和任何一种我叫得上名儿的花儿一样,浪漫,可人。

它的花瓣雪白雪白的,长成太阳的模样,光芒四射而又绝不耀眼。好白,白里润着一点点淡淡的青绿,便有点晶莹剔透,玉琢冰雕的意韵,分明又透着一股柔韧与灵动。中间的那个叫做花蕊的,偏大,鹅黄色的,像向日葵的花盘,密密的,成珠子状,是一轮真的小太阳。盛开的一年蓬,洁净而又高雅,白的瓣儿很纯粹,清丽得不染纤尘,黄的蕊也很醒目,不管有无人来欣赏,独自在河边田头怒放。略微张开的花骨朵儿,像婴儿的小嘴巴,让你顿生想亲一口的冲动。绿色的小蓓蕾,扁扁的圆球状,密实实的,像握紧的小拳头。

一年蓬的叶子也很秀气,由细到粗,再到细,更细,有一股淡淡的草香。

看着窗外大片大片的杜鹃和七里香,我为之倾心的蔷薇花,想着这两天如火如荼开在各个墙头,心下叹服:大自然这位伟大的设计师,他以自己的坐标和分寸,将每一棵树每一根草每一朵花都编排得个性鲜明,各具情态——这些花花草草,成全了莫名其妙的多重感受,成全了一程又一程淡淡的欢喜。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画儿 盛开 田头 飞起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