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e如皋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昨天的随想

□吴克坚

昨天傍晚,我带着孩子拿来的相机,沿着外城河边逶迤远去的石栏一路走去,不经意间举目眺望,竟然看到了几棵高高的银杏树,那金黄的叶子在西下的阳光里迎风闪烁,猎猎有声。倏忽间我想起故园中的银杏树,此刻如在我面前,该使我生发多少感慨,多少忧伤。因为就是在那颗树下埋葬过父亲的遗体,还有一只我养了多年的猫,这只猫的毛色也是金黄金黄的,它是被邻居家的孩子药死的。我是在两天后的早晨从厨房里发现那只可爱的猫竟僵卧在它的窝旁。

让我为之伤感的不是父亲。父亲久病不治而离世是不可抗拒的生命法则,但这只猫却是一个蹦跳鲜活的生命,仅因偷吃了一点东西就丢掉了性命,尤其在临死前还挣扎着爬回家来,那种痛苦作为一个有感情的人来说,能不有所感动吗?此情此景,逝去的、尚存的,都似一根针刺痛着我的心,久久不能散去。心中有感,满目黄叶纷纷下,疑是银杏魂魄来;人间尚有刀兵劫,谁念仁慈落尘埃。

如皋市融媒体中心(如皋市广播电视台)、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银杏树 吴克坚 父亲
责任编辑:邓天伟
0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