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父亲的饭桌

□顾永

小时候,母亲做饭的时候,孩子们喜欢围着灶台,那油烟彷佛能充饥似的。父亲总在一旁训斥我们,热油会溅到脸上。那时候,没有像样的桌子,儿女们都围着灶台吃饭,挺别扭的,这也成了我父亲的一个心愿,要做一个吃饭的桌子。

确切地说,第一张“桌子”不能叫桌子,只是用土坯垒起了两个方墩子,上面放了一块木板,就这么将就着吃饭,但比灶台强多了。那年冬天,父亲选中了一棵榆树,扔进河里浸泡,来年秋天做成了一个还算像样的桌子,虽然桌面还是很粗糙,但已经比土台子强多了。不光可以吃饭,还可以做作业,一家人的快乐,可以围着饭桌来分享。

小孩子就是好动,常常爬上爬下。时间不长,父亲的“作品”就有些东倒西歪了。听母亲说,村里有几户人家有“八仙桌”,都是祖传的物件。我们家祖上就穷,当然就置不起这样贵重的家具了。现在日子有了起色,父亲就梦想着也做一套“八仙桌椅”。

做一张八仙桌是很不容易的,父亲把村里的老木匠找到家里来,门前屋后转了两圈,才挑中了两棵碗口粗的槐树,那是爷爷让父亲小时候栽的。树冠不大,但是挺结实的,砍树、下料,锯成一段一段的,然后沉到河里浸泡。临走时,老木匠吩咐父亲要到第二年的冬天才能捞上来,在阴凉的地方吹干,不能暴晒。大约到了第三年的春天,父亲用板车把树段拉到锯木厂,根据老木匠的要求,片成木板,厚的六七公分,薄的也有两公分。随后几乎一个月的时间,只要有点太阳,我们都搬出来放在树阴下晾干。

秋天到了,收种活儿基本结束。父亲又去约老木匠上门来做桌子,老木匠和他的徒弟,忙活了整整五天,一套飘着木香的“八仙桌椅”终于做成了。

放在屋子的中央,配上四张宽宽的茶凳。一进门,真是眼前一亮。整个桌子大气、结实,桌子中间的平板下面有木方做的木格,很结实。吃完晚饭后,老木匠跨上茶凳、跳上桌子。在桌子中间蹦了两下,大声地跟我父亲说:“我答应过你的,桌子很结实。”父亲为老木匠的这一举动大吃一惊,连忙说:“你下来下来。”我知道父亲不是心疼桌子,而是担心老木匠那把年纪,跳到桌子上,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家里有了张八仙桌子,我们放学后就喜欢趴上面做作业了,特别是坐在带着纹线,又很结实的茶凳上,实在是一种享受。而父亲在一旁只是默默地看着。我想,他心里的喜悦也是无以言表的吧!父亲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大约过了一个礼拜,请油漆工把桌子、茶凳都油漆了一遍,用的是清漆,木纹的本色还在。油漆工用砂纸砂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成品后都油光发亮。甚至能当镜子用。这一套桌凳在完工之后,母亲用一块布罩在上面,并不让我们吃饭用了,吃饭还是在以前的那张简陋的桌子上,只是父亲用木条、钉子加固了一下,还是可以将就的。

新制的桌子,只有在客人来了才用一下,还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用。还有就是老师来家访,父亲帮邻居读信、写信,反正重要的活动才能用得到,“八仙桌”就像一个平台一样,承载着整个家庭的重要活动。怪不得父亲在做桌子的时候,总强调:平稳、结实、牢固。这样,才能让一个家庭有一个社交、生活的平台,让人放心、踏实。

从前前后后做桌子的一系列活动中,我悟出一个道理:做人要实在、要扎实,不管做什么,都要有一个稳定的平台,才能有很好的发展,才能有健康、快乐的未来。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桌子 父亲 木匠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