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石驼子

□韩良玉

认识石驼子,这话还得从两年前说起。一天,我和同事小孙去市局办公室办事,见到一位60多岁、精瘦、秃顶、不足一米五高的个子、背上还像背了个锅子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把锤子埋着头在修办公室抽屉。看到这老人长得滑稽像电影里小丑似的,我心里不觉暗暗发笑,怎么了?社会上木匠资源是不是枯竭啦?偌大办公室大楼里怎么找了这样的人来搞维修?只见那驼子一边娴熟地忙着,一边还应付着女警官吴主任问话,其气氛显得轻松、怡然。这时,我转念一想,这驼子一定有来路,要不这么大年龄,还能来此处工作。回来的路上,我和小孙还在嘀咕着这件事。

前天,早上我来到岗亭值班,突然见到两年前遇到的那位驼子木匠师傅。他笑嘻嘻站起来和我打招呼。只见岗亭的钢门被卸下,地面上摆放着修理工具。原来,前几天,岗亭的门出了问题,今天是驼子前来帮我们修门的。这时我心里已经明白七八分,乘着他手下的人去买零件,我抓住这空闲时刻便和他聊了起来。

驼子姓石,家住城东郊区。14岁那年,生了一种村里罕见的大病脊柱炎,由于家里困难,无钱到大医院治疗,结果落下终身驼背的残疾。

1968年,不到20岁的石驼子进了如城建筑站,拜师学木匠手艺。10年后他和其他几人一起被站里领导安排到公安、检察院、法院这三家单位长期搞维修。不料在他五十岁那年建筑站解散,和他一起来的人也散了。可是他仍然一如既往、心无旁骛为这几家单位忙碌着。记得有一年正月初一,法院院长在值班时,不慎将茶杯掉到抽水马桶里,他立马赶来排除了故障;公安局门卫家里要置一张桌子留着孩子暑假做作业,那时虽然腰疼,但他还是坚持如期完成。这些年来,虽然单位领导换了一批又一批,单位建筑由简单楼舍,变成今天庄严、气派的楼群,可是他这位毫无背景,并且早已到了退休年龄的小人物,至今还被领导热情留下来,负责公安、法院两家长年维修任务,这样的结果真是让人不可思议。让领导和员工对他这样信任,对他这样器重,并且在这岗位一干就是38年,我想他凭的是精湛,娴熟的技术,凭的是低调、诚信、不贪的品质,凭的是恒心、热心、良心。他身残志不残,具有可贵的匠人精神。

在我和石驼子谈话还意犹未尽时,他手下的两位年轻人手脚很麻利地将门修好。于是石驼子起身与我告别,下一家单位还等着他呢!

望着他衣着朴素远去的背影,我对他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肃然起敬。唉,我不该称他石驼子,应该叫他石师傅。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驼子 石驼子 木匠
责任编辑:邓天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