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家具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正文

袖珍女孩爱情记

  惊讶与同情,几乎是所有人看到金青青的第一反应。的确,身高只有68厘米,体重不到18公斤的金青青,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以前,金青青只能一个人默默接受大家异样的目光,然后慢慢适应,现在,她的身边站着比她高出一米的陈强。当别人问金青青这个帅小伙是谁的时候,她会爽朗地笑答:“这是我的丈夫。”

  有人觉得陈强很傻,也有人觉得陈强是想靠金青青出名。面对大家的种种议论,陈强说,他在走向金青青的第一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所以,他与金青青一起承担债务,一起接受议论,一起劝说父母,也一起迎接未来。“不管是怎样的难题,我都愿意和她一起面对。”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即便金青青的人生不完美,但只要她与陈强两个人共同前行,这便是幸福。

  前传:一个人的坚强

  金青青患有软骨病,12岁之前,她骨折过二十多次。金青青没上过学,一直跟着唱民歌的母亲到处演出,因此爱上了唱歌。15岁,她到海安残疾人艺术团工作,离开了母亲,金青青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生活上的不便。“不仅是我,团里的很多人都是这样,有些盲人朋友连吃饭都很困难。”金青青觉得,残疾人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

  2007年,17岁的金青青回到如皋,向亲戚、朋友借了十几万元,租了一栋破旧的大楼,请了一个专业的护工,招募了三十多位在艺术上有一技之长的残疾人成员,组建了一个残疾人艺术团。起初,艺术团办得红红火火,唱歌的、演奏乐器的、表演杂技的……团里的能人很多,加上金青青能说会道,人缘又好,艺术团不断能接到演出邀请,甚至还到姜堰等地作专场表演。“名气大了以后,有不少残疾人朋友慕名过来,想加入我的艺术团。”渐渐地,金青青成了小有名气的袖珍女歌手。

  然而,艺术团并没有因为它的“特殊”而受到大家长久的偏爱和关注,很快就陷入了困境。由于金青青行动不便,对外联系客户都要通过中间人,有些中间人拿到演出费就溜走了,有些演出商则是找借口拖欠演出费。“我要准备道具,负责成员的伙食和住宿,还要给他们开工资,这些都得靠演出费来撑着。”时间久了,艺术团的运转就出现了问题,成员陆续离开了,还经常有债主上门来要钱。“最后只有5个人愿意留下来。”金青青安慰自己,这样也好,可以缩小规模,一边还债一边演出。但是有一天,金青青正在和成员们排练的时候,她的母亲走过来,愤怒地扔掉了话筒,让她把艺术团关掉。“又有债主上门来要钱了,还拿走了家里的东西,我母亲再也不想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母亲的态度给金青青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我不想让她担心,但是我又怎么能放弃艺术团呢?”

  转折:两个人的幸福

  就在艺术团陷入困境的时候,金青青遇到了陈强。“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成员那里听过很多关于他的描述。”当时陈强在离艺术团不远的一家理发店实习,艺术团的成员们每次做完头发后都会跟金青青描述店里的这位实习生有多帅。可真正见到陈强的时候,金青青的心里却满是嫌弃,“染着一头黄头发,身上到处挂着金属链子,一跟女生说话就脸红。”金青青调侃地说,有点像“流氓”和“闷葫芦”的混搭。

  一开始,金青青压根没想搭理这个小伙子,但陈强却很主动,隔三差五地就到艺术团里走走。有一次,金青青急着用钱,但身旁除了陈强没有别人了,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借1000元。“他一口答应,随即回家取钱。跑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捏着一叠钱,还有些愧疚地说只有500块,问够不够,不够的话再跟别人借。”陈强的话让金青青顿时热泪盈眶,这种在困难的时候有人陪伴和支持的感觉实在是太温暖了。“当我开始试着了解他、接受他时,我发现他很体贴、温柔。”金青青记得,陈强第一次把她抱起来的时候,嘴里叼了一根烟,烟灰烫伤了她的额头。自此以后,陈强就很少吸烟了,在抱金青青的时候更是不会碰烟。

  相识后半年,金青青与陈强便确定了恋爱关系,但这个事情只有身边的几个朋友知道。“他的家人肯定是不同意的,健健康康的一个小伙子,为什么要找个残疾人做女朋友呢?”金青青心里清楚,别说是陈强的家人了,她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陈强不这样想:“我觉得她坚强、乐观,她教会我很多东西。很多人都说遇到我是她的福气,其实遇到她是我的幸运才对。”尽管在相处的八年多的时间里,金青青无数次提出分手,甚至会故意挑刺让他主动离开,但陈强始终守在金青青的身边。

  承诺:一辈子的守候

  2008年的情人节,陈强结束了理发店的工作,走进一家花店,买了一朵玫瑰,通过艺术团的一个成员把花送到了金青青的手里。晚上,他给金青青打了一个电话,就说了一句话:“青青,我想照顾你一辈子。”金青青以为他在开玩笑,也不敢多想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因为那时候,很多问题摆在面前,让她不敢往前走。没想到,陈强一直在努力实现这句话。去年,他牵着金青青的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遗憾的是,金青青一手创建的残疾人艺术团因为债务问题,在几年前还是关闭了。现在,为了还清剩下的债务,金青青和陈强两个人单独出去演出,最忙的时候一天要跑七八场。“虽然每天都很忙碌,但还欠着十几万元,有时候在路上遇到债主,他们甚至会把我们拉下车。”面对这样的情况,金青青既尴尬又着急。但幸运的是,有一群热心人一直在关心和帮助着她,这些人不仅仅是金青青身边的朋友,还有来自外省的陌生人。“等还清债务后,我想重建残疾人艺术团,为更多的残疾人提供工作。”金青青相信,有这么多人的帮助,这个愿望不难实现,“更何况,现在我不是一个人。”

  采访结束后,金青青和陈强开着朋友的车赶去东陈镇的一户人家演出。当金青青开着童车到舞台中间的时候,人群中传出了议论声。金青青丝毫不在意,唱完几首歌后反而大方地向观众讲起了她跟陈强之间的故事,还笑着问观众:“一个身高68厘米,一个身高168厘米,大家说我们配不配啊?”谁也不知道,这份坦然的背后有多少努力,又有多少泪水。金青青在舞台上说:“我多么想站起来行走,我多么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但我不怨恨父母,更不痛恨命运,因为我有一个完美的情人,他会一直守候着我。”(特约记者 许亚竹)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责任编辑:华烨
0